QQ登录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93|回复: 0

周立波讲述涉毒持枪始末:背后有个狠角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5-2018 12:4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黄河之水天上来 于 7-5-2018 01:17 PM 编辑

周立波讲述涉毒持枪始末:背后有个狠角色


【侨报讯】2017年1月18日下午,周立波与朋友、青年学者唐爽前往一位居住在长岛的朋友“某某”家,晚餐后聊天吹牛,约莫到23:40才驾车离开,出发之前他还打了个电话,约另一位家住法拉盛的朋友一起宵夜。

冰山 03.jpg

这是他美国生活的常态,但10分钟后,他被从习惯的秩序拖曳出:两位警察给他戴上了手铐,带进了警局。


据《贵圈》报道,在这一天,他被带入了一个不可控的链条:“人家说点背的时候喝凉水也塞牙,我本来觉得这属于夸大其词,但是自己确实碰到了。你会一环接一环,从一个莫名其妙的开始,循着莫名其妙的线路往前挺进,而且你是不可控的。”


周立波 12.jpg


周立波与夫人对视(图片来源:腾讯)


这条莫名其妙的路线,终于在今年6月4日到了终点:当天周立波涉毒持枪案在纽约州拿骚县地区法院第11次开庭,周立波因开车打手机,获交通违章罚款150美元,而有关持枪和涉毒的指控被撤销,被判无罪。以他自己的描述:“公正的法律终于彻底还给我一个清白。“而在采访中,周立波透露,手枪的主人,正是那位事发后避而不见的“某某”。


但发生在舆论场域的、更大的“失控”并没有结束:周立波感受的“无妄之灾“,于许多观者更像是”应有之义“;而他认为的“公正清白”,不少人视为“金钱之力”。事发时,有观点推断他将入刑41年;也因此,判决后,舆论普遍认为,重金约请的背景深厚的律师,才是周立波脱罪的关键原因。


面对种种说辞与揣测,7月2日下午,周立波与胡洁面对采访,以将近5个小时的时间,独家还原了事件全过程。从枪支主人的神秘身份,到律师费用、更换原因;从短不过几分钟的拦车、被捕过程,到长达一年多的审理、宣判经历,周立波夫妇一一予以披露。


周立波 13.jpg


周立波与妻子现身法庭(侨报记者王伊琳摄)


“这不是我个人的喊冤,我一点都不冤,说清楚就可以。如果大家关注这个事情,我希望可以关注到它背后的社会意义,这不是周立波一个人出国,也不是周立波一个人出事。我觉得或许可以让很多国人因此警醒,不要再碰到我碰到的人和事。”周立波对说。

除了对惹太太担心有所愧疚——毕竟,胡洁跟律师说哑了的嗓子至今没有恢复——周立波认为,这一事件不会改变他,“因为我没有错”。


但毕竟,他原本踌躇满志的2017年,已成往事。那一年初,哥伦比亚大学拟邀请他在拟成立的“科学、社会及创新教育研究中心”担任校外研究员,刚刚完成了签约;《出彩中国人》第三季早已发出了邀约,他将继续在这档强调“中国梦”的节目里担任评委;国内几家卫视的合作也正在洽谈中,太太胡洁已经买好了机票,在美国待了大半年的两人不日即将回国。


而这次来美国的原因,正是他念念不忘的人生巅峰之一:2016年7月,周立波在纽约卡耐基音乐厅举行了海派清口演出,那天纽约华人齐聚一堂,看这位海派清口创始人在这个世界级音乐厅大展身手,不仅唱了歌,跳了舞,讲了清口,还传播了爱国主义思想,当时新闻里的说法叫做——“红色欢乐”。


但这位表演者当时并没有意识到,台下注视的2800双眼睛之中,其中一双的主人,这是这位某某。


问:2017年1月18日(美国当地时间),事发那天发生了什么?


周立波:我的一个所谓的朋友,姑且称他某某。当天,这位某某邀请我们上他家去。他家住长岛,差不多有四、五十亩地,是一个所谓的富人区。那地方荒无人烟,又大又靠近大海,所以说让我们到他家去打猎。


去了之后当时谈话很怪。他说:“波波,你应该有一支枪,你们新泽西那边发生了许多血案,入门抢劫杀人。”


我说:“你不要说那么吓人的话,我们谈点开心的事。”他就说送我一把枪,我说我没有持枪证。他说:“没事的,你拿着。”我说:“我不要,以后等我有了持枪证再说。再说我不喜欢真枪,我见到真枪就会大腿根发痒。”


他说你真的要,就盯着我。我说你换个话题,他还在说。我说我真的不要。“没事,拿着,万一警察发现,就说是我的。”


我说:“警察怎么会发现呢?”他说:“万一你邻居举报。”我说:“你有没有搞错?我家有邻居吗?”这个话你后面想想是很不正常,因为他知道我家是没有邻居的。


他说Sorry,我们换换其他话题,那时候天也暗了,就没去打猎,在他家吃个晚饭聊天吹牛,结束就走了。


周立波 14.jpg


周立波接受媒体采访(图片来源:腾讯)


问:离开他家后发生了什么?


周立波:走时是晚上11点40分,他家有司机,我的包不用我拿,他把所有东西都拿上去。开到他家大门口,我停车打电话和我住在法拉盛的朋友说我饿了,想吃宵夜。他说等我,我就挂了电话。

那个地方是白天狗叫,晚上鬼叫,黑灯瞎火,伸手不见五指,而且不可能有人烟的地方。因为它是富人区,门口会有一个警察岗亭,那也没人。我车出去了没有几分钟,我就好奇怪——我车开得很慢也没有蛇行,因为蛇行就会开到海里去——后面有车贴着我的保险杠开,没有声音。


我吓一跳,问唐爽会不会是警车,唐爽说不可能,是警车早就开灯了。KUA,灯就亮了,这事情非常蹊跷。


警车灯一亮,你马上要靠边停的,之后这个眼神是我终身难忘的。后来过来的是个白人警察,眼睛绿的,手电打着,一上来就感觉是在找东西,不是查车。然后他就指着后座下面的东西,看上去很激动,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他示意唐爽拿起来,才发现是一个手枪的枪套。


接下来就像电影里发生的场景。我和唐爽和车被隔开,警车的灯加上我车的大光灯,都是大灯照得我一点都看不到路。我问唐爽,他们在干什么?唐爽说他们在翻我们的车,我又不能说你不能翻。其实我有这个权利的,但是我不知道我有这个权利。

美国警察 02.jpg

过一会儿我说怎么这么长时间还在弄,还在折腾?唐爽跑过去看,说他们在看后备箱,又在翻后备厢。再过了一会儿又开始搜我们身,然后反铐,让我们上铐子。但从那一刻起,一直到今天为止,我从来没有被警察问过一句话,警察没有告诉我任何事,没有任何笔录或者问询。


一会儿四五台警车全部过来了,这次我和唐爽就分开了,我被带到警局滞留了一个晚上,直到(次日)八点多才碰到唐爽。当时可以打电话,但必须用英文,我就对唐爽说,你告诉阿姨(胡洁)我们出事了,找律师,但那时我还一点都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给抓进来。


问:这个过程时间很长吗?


周立波:也没有感觉时间很长,当时我一直懵的:第一,警察怎么会这样子跟着我,干什么?第二,他铐我手铐干什么?我又没有做什么,我也不知道枪(的存在)。到后来我律师查出来,这个警察从把我拦下来,到在另外一个地方接警,只有9分钟还是7分钟,他在7分钟到9分钟完成了所有的拦车、搜车,发现枪,把我铐起来,就7分钟,这个时间太神速了。


周立波 15.jpg


周立波夫妇接受媒体采访(图片来源:腾讯)


问:你被关押的地方什么样?


周立波:就是电影里面看到的地方,旁边还真的有吸毒犯。我进去一直到第二天八点多铐子一直铐着,旁边还有一个人,那才是毒犯,而且是个白人孩子,身上全部是红的,距离不至于碰到,但是我是随时随地准备战斗的。我稍微有点功夫,怕是不怕的,但是我觉得心里很窝囊,就是莫名其妙,我就一直像杜丘这样在问,这是为什么?到底为什么?没想明白。

问:周立波当天没有回家,你担心吗?


胡洁:因为他当时是跟唐爽一起出去的,我很放心,第二天早上起来,我把孩子送走。大概八点钟,我接到一个医生朋友的电话,问我你知道莫虎(律师)电话吗?我就把电话给他了,他也没有告诉我什么事。


后来大概是在9点45分,唐爽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阿姨,我们两个人被警察扣留了,我说什么事啊?他说包里有枪。


因为在美国所有的家务事我都自己做,那个车我每一次都会把它理的干干净净的,所以我记忆当中,我觉得车上没有任何问题,我就觉得很奇怪。就去问某某,怎么从你家出来就有枪,他不断给我解释,那天估计给我打了20多个电话。后来让我去他办公室。就在当天傍晚,我和莫律师一起过去了。


周立波 06.jpg


问:19号没有去保释吗?


胡洁:19号早上我接到唐爽的电话以后,莫虎也给我打电话了。因为医生朋友联系了他,他就给我打电话,说你先到银行去提现金,今天要把他保释出来,所以我第一时间就跑银行去拿钱。


我后来就一直在催他(去保释),他说他一直在等一个电话,所以一直就这样拖过了。后来到下午,我说我们去看一看(保释情况),他说下午先把车拿走。所以我跟莫虎就到了长岛去拿车。


那天那个某某一直跟我打电话说,能不能到我办公室来坐一坐,我把事情告诉你。所以我就到他办公室,他说枪是他放的。20号早上,他一大早就给我打电话。说好早上九点到法院去保释的,他五点多就给我打电话,关心得让你觉得很奇怪,他说你不要迟到啊,我说我不会的。办完之后手续之后,差不多12点多把他(周立波)就给保释出来了,交了5000美元保释金。

办公室18.jpg

问:这个某某是什么人?


周立波:算是我的朋友,我是在一个高尔夫球场认识他的。算上出事那天,我们才见过八次面。回想起来,初次见面非常刻意,感觉这个人为了认识我煞费苦心,第一次见我,他就要来我们家做客。


胡洁:我后来从朋友那里了解到,他是一个不会打球的人,是通过各种办法认识他(周立波)的。


问:为什么会同意初次见面的陌生人登门拜访?


周立波:因为我是一个脸皮很薄的人,很难拒绝别人的人,说NO是要有勇气的。在美国,一朋友不多;二有共同爱好,都打球,人看上去也不是说贼眉贼眼的,那来就来吧。


我往往是以邀请家宴表达对对方的诚意,但他着实把我惊了一下。第一次见面送了价值三万美金的东西,又是iphone、又是红酒,弄得我非常尴尬。聊天的时候我太太提到带孩子去旅游,他就说要给我们包一架飞机,就这种口气。当然波波也是见过世面的人,我不会一听这样吓到,就是觉得怪怪的。


当然了,怪怪的为什么还要交往?我想好在这样的人不会找我借钱吧。我是本着很简单的想法,异国他乡交个朋友,都是说中国话的,关键看他身边有孩子,我非常爱孩子,我觉得为人父母肯定不会往不好的地方想。

枪支 01.jpg

问:19日你去见某某时,他怎么解释枪的事?


胡洁:他解释的大意是,当时拿出了这把枪给他们(周立波、唐爽)欣赏,雕花很漂亮。本来想去打猎,因为五点多快天黑了,在美国冬天五点多天就要黑了,所以没去打猎,把枪放在包里。后来在我家吃饭聊到了11点多,走的时候,大家无意中把这个包带走了。


他还说,“我家里有很多枪,差不多上百把,都是真枪。”莫律师说不可以,提醒他家里不可以囤那么多枪、必须要移走。他当晚就把枪移走了。

问:保释后有见过某某吗?

投资人 27.jpg

胡洁:20号他们(周立波、唐爽)保释出来以后,某某又叫我们到他办公室,我们和律师(莫虎)一起去的。他(某某)就跟我说,要提一些现金给莫虎,我说为什么呀?他说唐爽律师费我来付,你们律师费我也来付。我说我们是不需要你来付的,唐爽我们也可以考虑我来付。


他和唐爽刚刚认识,凭什么要拿这个钱,我就觉得很奇怪。他那天说,我今天去拿了七万块钱现金,后来为了证实这个事情,我过了几天碰到莫虎,我说他(某某)有送你钱吗?他(莫虎)说给了我三万。


周立波:美国不是像中国人情这么重的地方,即便在中国这样子,你会莫名其妙给别人付六七万美金?


问:很奇怪,他为什么一边给你塞枪,一边给你付律师费?


周立波:好,问题就来了:人只有在恐惧的前提下,才会做这种事。他要控制、要了解事情的进展。他知道我名气响,我们假设一下,如果他把枪放到我包里,然后他也承认了,也许只是想恶作剧一下,或者显摆他和拦我的警察有些关系,这样弄一下显得他很牛逼,他想控制我那种感觉。但是他没想到全球华文媒体同时报道,当时特朗普的就职典礼都变成了二条,我变成了头条。他没想到媒体会这么大张旗鼓地爆出来。


但问题来了:他是不能见光的。这个某某从没在朋友圈里有一张照片,好奇怪吧,连合影都不跟你合影的。


这个人的行为诡异,后来我讲,他是要控制这个局面。因为他觉得失控了,本来你出来说一下枪是你给我的就结束了,是你塞进我包里的,你还是有持枪证的,但他不敢说。


问:你认为某某的动机是玩笑吗?


周立波:NO!我不认为,我觉得他就是莫名其妙想控制我,也许这和某某的心路历程有关系的。因为后来我就开始真正了解这个人,了解出来很可怕。


问:过去八次会面都没有真正了解这个人?


周立波:我根本不知道这个某某是某某的某某。这个人这么怪异的行为一定是跟这个人的心路旅程是有关的。


问:他控制你想达成什么目的?


周立波:牛逼,就是觉得自己牛逼。因为这个某某到最后害的不是我一个人,害过很多人,而且他害过的人都被我碰到了。而且手法非常雷同,很变态,是一个蛮狠的角色。


胡洁:是北方某省委书记的前女婿。


问:他获得了一个新身份在美国?


周立波:他是一个不能见光的人。


问:他在美国华人圈的口碑是怎么样?

tyttyuy.jpg

周立波:没有口碑,除了他害过的几个人知道他,他根本不敢见人。


问:之前没有听到有关他的任何报道?


周立波:没有。我就告诉你他的配备。他有游艇,游艇旁边还配了一个大飞(走私分子普遍使用的海上运输工具,是经过动力改装的大型摩托艇),四个引擎的大飞,家里面有藏獒,家里面有100多支——我现在知道完全是违法的自动武器。这个节奏就是随时准备干或者随时准备逃的,就是这个节奏。


他碰到任何一个人,都是先在家里面大张旗鼓。我们后来被他害过的人碰头了,大家一对,每个故事一模一样。我当时听到一点点风声,后来问过他(太太的身份),他说没有,没有,我太太就是一个公司的财务,他很回避这个问题。说自己发财的经历好像是天方夜谭。

$ 01.jpg

胡洁:他说自己煤矿赚了20个亿,我觉得他这个钱是来路不正的钱,所以我认为这个事情自始至终是有目的的。因为他(周立波)之前做的节目经常会替老百姓说话,可能得罪了某一个利益集团或者是公司,我真的就是这种感觉。


周立波:所以这件事本身再简单不过,为什么后面如此复杂?就是我碰到不该碰到的人。那把枪我当场就拒绝了,律师和我说在包里发现了枪和毒品。毒品我没想过,枪我马上就想到他了。


问:后来你想过毒的来源吗?


周立波:律师一跟我说,在你的包里发现枪和毒品,我先吓一下子,这是第一反应。第二枪是合法的,我马上想到一定是某某的,至于毒还来不及想,已经面对媒体了。我当时只说了一句话,枪是合法的,仅此而已。后来再想过来,问题越想越多,就有了我太太和你们陈述的许许多多的林林总总方方面面。

问:这个毒的可能性,你到现在有一个比较明确的结论吗?


周立波:毒肯定不是我的,枪跟毒肯定不是我的。我能够猜测的是这个人什么事情都能够做的出来,他吸毒很正常。因为他做出来的事情都不是常人做的事情。因为法律没有到这一步,我没有办法正式面对这个问题。但是既然法律已经裁定枪跟毒跟我没有关系,我觉得某某这个故事会延伸下去,大家一定有能力找到这个人,事情也会大白于天下。


胡洁:枪和毒,他(指某某)当面都说过是他的行为,只是我收集证据时,他再次强调了枪。


问:你后来主动联系过某某吗?


周立波:我有。但打电话他永远不接,阻止来电,微信把我拉黑,他再也没有跟我联系过。


胡洁:还有一件事,就是1月21日晚上他又给我打过一个电话,和我说美国领事馆把他叫出来吃饭,让我再去趟他的办公室,说事情非常重要。所以隔天我又去了。他和我说了很多,说纽约警察局现任副局长打电话请他出去吃饭。他说,“我们关系很好,我在他老婆名下买了很多红酒”。我说真的吗?这听起来特别奇怪。他说,周立波这个案子被FBI接受了,事情很复杂,他自己都被警察拦下来了,原因是他身上有一个警察家庭的勋章,然后警察还从他家里调走了档案。但我也不知道他出于什么目的,反正意思就是自己和美国警察关系很好。


问:你是要起诉这个人吗?


周立波:我们没有起诉,还在研究调查中。还有一件事我非常纠结,因为他身边有四个孩子,这是我投鼠忌器的地方。我告他的条件都是成熟的,唯一让我下不了决心的就是孩子,孩子无罪,如果我这样去弄,到最后他进去了,几个孩子遭受伤害……不过我不清楚,因毕竟我也没有义务考虑这个问题。但现实问题就是我一旦起诉了,孩子肯定首当其冲,这是我纠结的地方,也很难回避掉。


问:第一任律师是什么情况?


周立波:我最先找的莫虎,在美国我只认识这么一个律师。


开始是他给我惹过麻烦。我认识莫虎的姐姐,我去美国,他姐姐说让莫虎来接我。那是2010还是2011年的时候,我从机场出来莫虎为我接风,直接把我拉饭店去了,饭店里三十几个人(等着)。那时我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饭桌上)牌子全部写好。我坐下一看,旁边一个牌子写着“刘国生”,还好有一个朋友陪着我,他反应很快,说波波,把刘国生的牌子换到对面去,这个人有点麻烦。


我都不知道,那时候桑兰告刘国生性侵的案子,莫虎就是刘国生的辩护律师。我不有时差吗,稀里糊涂,刘国生跟我说桑兰怎么样怎么样,我的习惯,不太喜欢去说别人,但是他是一个老人,我只能认真地听,尽量地忘,到最后我总得说些什么吧。我说大哥,您前面说的事,我没有办法评论,但是有一句话和您分享,在这个世界上,帮助别人是有风险的。我就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莫虎拉着我和刘国生三个人拍了一张照。


第二天就出事情了,第二天我人还没醒,时差还没倒过来,报纸已经出来了:桑兰要求周立波赔美金两个亿,因为周立波对刘国生说的话严重伤害了她的感情。这是我跟莫虎故事的前传。


问:后续怎么解决的?


周立波:后来就是不了了之。但我很不高兴,就不和莫虎来往了:做朋友你利用我,就是不地道。


再后来我在卡耐基演出,他太太非常热情,主动买了一两百张票子,还是最贵的。就稍微有点来往了,场面上碰到也挺客气的。


但是遇到突发情况,我第一概念肯定找莫虎。我是18日晚11点50分出的事,19号8点我找他保释我,但直到20号中午12点他才出现。


他一进来就说:“波波注意,外面都是媒体。”我直觉反应:媒体怎么会知道?我18号晚上被警车拦下,19号在警局呆了一天。我太太不会告诉媒体,我在警局也没有任何问询、口供,媒体怎么会知道周立波出事?而且是在莫虎一直做广告的《世界日报》上?


我说媒体怎么知道?他说你先别管,警察在你车上发现了枪和毒。我说是怎么回事?他说我查过了枪是合法的。我马上想到应该是某某的。


我们是一边往外走一边说,说到这里媒体就冲上来了,“周立波先生怎么回事?在你车上发现了枪?”我直接就说枪是合法的。律师怎么告诉我,我就怎么说了。就继续走了。


问:有这样的前情,为什么还用这个律师?


周立波:事情出来之后,我在纽约的所有朋友,甚至其他州的朋友都打电话来,说你怎么能叫莫虎?我当时觉得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而且他太太曾经为我演出那么落力。


而且我是在事发后的两三个月以后,我才知道莫虎是收费的。所以我这个人多傻,我觉得我们第一是朋友,还是中国人这套,第二,你过去对不起我那件事(以为会愧疚补偿),我根本就没想到。是哪天我太太回来很不高兴,我说你怎么了,她说去莫虎律师楼了,莫虎再要我们50万。我说什么叫再要?她说之前已经给他20万了。我说他收我们钱的?这是我的第一反应。

美国生活 18.jpg

我当时非常愤怒,觉得怎么可以这样做人,给他写了一封信,我觉得朋友之间不仅只有钱这一种表达方式,比如你太太帮助我演出也是一种表达,我出事后直接找你也是一种表达,你也肯定因此会扬名。难道周立波真的像你想象当中那么有钱吗?即便是那么有钱,也不是这么收的吧?


问:这封信有用吗?因此换掉了莫虎吗?


胡洁:没用,合同签掉了,不过50万是要等进入到审判阶段才能付的,当时还没到那阶段。换掉他是我实在受不了了。去年5月6日,莫虎的女儿结婚,他给我们发了邀请,同时也给某某发了邀请。我之前听说他们走的比较近,但也只是听说,但他太太说女儿结婚那个人也会来,我不能接受:我先生被他陷害,你作为辩护律师怎么可以请他来?我怎么放心这个案子交到你手上?还要再交给你50万?我只觉得要赶紧换掉,赶紧找律师,因为6月9号还要再开庭。


后来我朋友给我推荐了第二位律师丹尼尔·鲁索,他又找了一个事发地区的律师配合。两个律师,都是美国人,收费一共是5万美元。


我很想解答大家的一个疑惑,外界一直说你们的律师费花了100万、1000万,大家都在猜,我想今天借这个机会把这个事情说清楚:当时第一任律师审判之前收我20万(美元),如果进入审判就50万(美元),所以一开始我就一次性付给他20万,因为我当时第一救夫心切,第二我不了解美国的律师费,我没有概念,但是我当时觉得比较着急,事实上到后来一点都不着急,每一个程序走几个月。


到第二任律师的时候,我恍然大悟,原来在美国(律师费)就是这个价钱。事实上,当时还在检察官调查阶段,他们也没做什么,但是他们不像莫虎,莫虎没事就给你打电话,一打就是一个小时, 我一开始也觉得,他怎么会一件事情重复来重复去,后来我才明白,原来(律师)打电话都是要算钱的。


问:外界盛传第三位律师价格高昂。


胡洁:他非常合理。美国基本上律师都是按照小时来收费,定金他收我25000美元。计时收费开始是650美元/小时,12月份以后是750/小时。这是他对所有人的价格。而且我觉得他的品行非常好,从不浪费你的钱,也不浪费你的时间,最快速度来解决问题。我在他的办公室跟他见过几次面,每次差不多几个小时,其余所有的事情都是他来做,从来没有打电话不断聊、不断聊,需要确认的地方都会发一个邮件给你。


而且第二任两位律师,我们是没有撤掉的,我觉得把他们撤掉是非常伤害他们的事情,他们的人品很好。也跟第三任律师商量了,就继续保留他们。他们其实也很感谢我们,只收了5万块,后面出庭什么的费用都没有收。


第二任和第三任加起来的律师费都没有第一任律师的一半,这大概是所有中国人想了解的我花的律师费。

电话 09.jpg

问:为什么换第三任律师?


胡洁:去年12月18日检察官选择了起诉。两位律师告诉我,现在我有三个选择:1、让我先生自己去面对大众审判,没有律师,但有警察、有检察官,你所有的话会作为呈堂证供——所有律师都不建议这条。2、可以认轻罪,做几天义工就结束了。3、不认罪。你面临的是要么无罪,要么坐三年牢。你要问我这个事情哪个阶段是最矛盾最艰难的,应该说是就在这个阶段。当然要我先生他自己做决定,我当时问他怎么决定。


周立波:我想都没想,我说我一个人去面对,我没什么可怕的。律师说,如果我坚持这样,他们就退出,他们认为太不专业了。我就马上选择第三绝不认罪。第一我无罪可认,第二,假如我退缩认罪,这是我一辈子声誉的问题,无法挽回。我如何面对我的女儿?


胡洁:找第三任律师也是孩子的启发。我们一直都把孩子当做朋友一样商量。我说现在律师给我们三个选择,我想听听你的建议。她说:“妈妈,法律书这么厚,难道只有这三个选择吗?难道就没有第四个吗?”那时候我觉得应该去找一个更好的律师,能带来第四条路。


周立波:这当中有一个细节。斯蒂芬·斯卡林是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1米9,腰板挺直,将近75岁,一听我这个事,他笑一笑说你应该没事,凭我的职业直觉。我们希望继续保留第二任律师,他说这个事我一个人就可以了,如果你们要带着他们继续往前走,我也不反对。我说他们是谁谁谁、谁谁谁您知道吗?他说,不知道,没听说过。但你可以把我的名字告诉他们。


胡洁:而且他跟我女儿说法一样,他说你们不要着急,不会只有这三个选择。我就觉得第一他给了我自信,第二他给了我安全感,所以我最后就选定他。


问:被捕前后你跟警方有任何交流吗?


周立波:一直到现在、此时此刻,警察没有和我有过一句对话,也没有问我住在哪里,都没有问。胡洁:我也觉得很奇怪,我一直在质问这个问题:当时如果警察给他说话的权利,或者说给找一个翻译,那样的话,当晚他就会想这个枪是哪里来的。因为下午那个人拿出东西给他欣赏过,他肯定会想到。

问:还有说法是缴纳了巨额保释金才保出了周立波。


胡洁:交了5000美金保释金。很多媒体认为这件事很严重,但你要从保释金的数额就能了解,如果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5000美金保释怎么可能?包括法院也没有限制周立波出境,他可以自由出入,但我们比较自觉,我觉得万一出入境时发生了什么意外。所以我说你不要出去了,老老实实待在美国,把这件事先处理好。


问:既然案情不是特别严重,为什么前后需要开庭11次,耗时一年多?


胡洁:每个程序都要走几个月。前两天方舟子还在质疑,为什么不一次性化验?因为在美国,检察官都不愿意花很多钱,每化验一次都是需要成本的,她开始认为,枪是最重要的(证物),只要枪验出来有关,后面根本就不需要再化验。


因为化学物品就是一点点,她认为这个在美国就是做一个义工(的罪名),而且美国有一些州还是合法的。所以在她的概念中,她觉得这个并不重要,真正能定你罪的就是那把枪,枪里面有子弹。所以她开始当时就拿这个子弹和枪都做了DNA和指纹检测。验一样就两个月,验出来没有他的指纹和DNA,也没有别人的。这就很奇怪了,一般在美国,检察官遇到这种案子就不查下去了,但这案件关注度太高,还有华人律师不断给检察官打电话。检察官是个刚刚毕业四年的女孩子,遇到这么大一个名人,心里想不能放弃,另外放弃是需要有理由的,而我们有几个落井下石的华人律师。


问:怎么得知华人律师给检察官打电话?


胡洁:因为我的律师会给检察官打电话,他们私下可以打电话,这些都是我的律师告诉我的。(验枪之后)检察官不想放弃,就把包里的一个烟斗也拿去化验,一般来说烟斗是最能化出DNA的,结果也没有。这样差不多4个月就过去了,第三次她拿了那个包去化验,我先生一直说,“包是我的,我告诉她包是我的就行”。律师说你千万不能说,你有沉默权,让检察官去取证好了。结果包的背带上发现了3个男人的DNA,说明有3个男人碰过这个包。


美国刑法是,一个案子9个月的时候,检察官要么撤掉,要么起诉。那时候差不多7个多月过去了,检察官先把唐爽撤了,因为两人都没有指纹和DNA,唐爽第一不是他驾驶,第二车也不是他的,显然无辜,所以他就先撤掉。

骗子 14.jpg

我们律师到检察官办公室沟通的时候,检察官也明确告诉他说是想撤诉的。当时她跟律师说这个案子我也没什么兴趣,我也想撤,但是撤掉要一个理由,当下一任检察官翻到这个案子的时候,不会(把撤诉)理解是我的工作不认真,或者渎职造成,所以必须有一个理由。


当时我非常开心,我以为要撤了。结果12月18日,突然说不撤了。我相信这背后一定有人起了作用。但是谁起了作用我不清楚。 反正几个落井下石的,这肯定是华人做的事情,一定不是美国人做的。


问:开始有说法称周立波可能被定罪41年,听到这个消息是什么感受?


胡洁:真的对我的家人伤害非常大。所有的媒体都转载这个概念,我的家人、朋友都很焦虑,我的两位妈妈都生病了,送医院了,对孩子造成的伤害都非常大。我的嗓子就是因为这个案子哑掉的,因为不断地和律师沟通,长了息肉。


周立波:我愤怒,我没有惹到你什么,跟你们前世无冤,后世无仇,你这样说我,这是一点。第二你这样说对一个孩子的父亲是什么意义?我的女儿会怎么看我?她同学怎么看她?这个压力对于我来说是很大的。


问:有媒体报道说,你曾因情绪失控而申请延期开庭。


胡洁:我来说!这个笑话太有意思了。当时在庭上,我们律师提到了“动议(motion)”,就是被问到“枪是别人的,有证据吗?为什么不提交”,可以不回答,否则会让事情越来越复杂。律师说,程序还没有到这个阶段,不需要把想说的都说,保持沉默。结果被记者错听成“情绪(emotion)”。报道出来就是周立波情绪不好,延期开庭。这太笑话了。


问:有说法认为,你打赢官司的关键在于聘请的律师是检察官出身,并且女儿、女婿都是检察官。


胡洁:斯蒂芬自己也看到了这个说法,他非常不开心,他说这么说是不可以的,是无法忍受的,他会去律师协会投诉这样的言论。


我的感受是,这个事情我肯定会赢,因为我见了那么多律师,每一个律师都很希望接这个案子。律师是不愿意自己的案子输掉的,说明这个案子不难打。中国人说周立波案跟辛普森案类似,我觉得太无知了。辛普森案一句证词都要多少律师研究,这个案子每个律师都想接。


我当时唯一考虑的,是斯蒂芬是一个非常老派的美国人,美国的新闻对中国的报道很多都是负面的,怎么让律师去了解我先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让律师对当事人完全信任?


我用了最直观的办法,把他多年来的节目、表演和公益事业,用10分钟的视频说清楚:第一段是他的舞台表演,第二段是他的电视节目,第三段就是他为社会所做的贡献,全部用英文翻译出来。律师看了之后很感动,他当时就告诉我,你放心,我不会让一个好人,让一个正义的人受冤枉,你放心好了。他说到也做到了。他后来就对所有的媒体,说我的当事人是一个好人。他是无罪的。


周立波:我插一句,案件结束我被宣判无罪之后,马上我有一个朋友找到我,说想找到第三任律师,有一件案子想找他。我说当然可以,但是我马上跟一条信息说,一个优秀的律师可以凭借他的专业技巧把黑的说成灰的,但是他绝不可能把黑的说成白的,这也是我对我们这个律师的认知和理解。

社会上说因为周立波有钱,因为周立波有钱所以请了一个好律师,甚至说花了1000万才(请到这样的律师),所以周立波才(脱罪),周立波罪还是有的。这个(说法)我预估到的,我说即便我是被宣判无罪,社会上还会有这样的人去引导(舆论),因为他觉得戏份还不够精彩嘛。


问:还有网友揣测你卖美国的房子是要支付高昂的律师费。


周立波:因为天天狗仔队埋伏在我们面前,有的甚至长路过来。我是不怕的,但我孩子每天要上学,我太太心理压力很大,她觉得很不安全。十年前我们在浦东世茂滨江也是这样,没有办法把房子卖掉了,仅此而已,就是为了安全感。


问:有说法称唐爽被撤诉后回国,没有出席周立波的庭审,是放过了一个关键证人。


胡洁:没有,唐爽在美国教书,他很正常,在学校当教授。他没有回国,这是猜测的吧,他在美国。这次他是被牵连了。


谈感受:一提太太我就流泪,无论是佛光山的信徒,还是云贵山区的村民,都在为我祈福


问:吃官司的一年多有没有过动摇?比如认个轻罪快点解决算了。


胡洁:我对这件事一直有一个信念:我的先生是一个好人。我也非常佩服他的意志力。他坚持不认罪的时候,我说你把最坏的打算想好,我知道你没有罪,你没有问题,但是要是误判了呢?后来这个事情解决以后,美国很多律师都说你太了不起了,因为美国经常误判,很多官司在这个时候打不下去,很多人选择认轻罪。他当时说,老婆你放心,我相信美国司法,如果真的是误判了,我会笑着唱着歌去坐牢的。

骗子 15.jpg

问:你内心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周立波:我当初第一觉得自己没有罪,我一点都不怕,第二,我还坚信一个正常的人间的理论,如果我这种案子都给误判的话,就不可能有今天所谓强大的美国。


问:你是否担心过如果官司输了,你的演艺生涯也结束了?


周立波:我没有想到我演艺的事情,我觉得人的节奏是可以变化的。说实话,在这件事情之前,我为什么会陪女儿去美国?(因为我知道)我们跟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不会很长,而且我很享受跟孩子在一起成长的过程。我在之前就说过50岁之前会退休,退休不是说我不干了,是换(人生)重心。


包括半年前,太太很严肃地跟我说,我们现在到底怎么样?我说一切以女儿为中心点,有空的话我可以做节目,但是如果跟女儿有冲突的,我们以女儿为主。包括我有很多所谓赚大钱的机会,就是因为我要照顾女儿,不想飞来飞去,我就排斥掉了。我说也许我们一辈子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去坚守的。女儿现在马上要进高中,我再陪她五年。凭我的能力和知名度,我停顿五年出来还会有人接受的。


胡洁:他有一句话我很感动,他说如果有很多钱等着我去赚,但如果我们夫妻是分开的,家庭是分开的,我一律不要。


问:你在这件事的舆论当中,意识到有这么多人不喜欢你吗?


周立波:没有,因为我知道有更多的人喜欢我,只不过你们没有发现。我做过的好事,没有对外说,但是有人在为我祈福,无论是佛光山的信徒,还是云贵山区的村民,都在为我祈福。


问:云贵山区为什么为你祈福?


胡洁:因为我们捐了100多个图书馆。


周立波:我不敢说全部,主要的中国贫困山区都有我和我太太的足迹。包括我的孩子很小就跟我们去做公益。我对于所有能够看得到的、需要帮助的都会帮助。为什么呢?因为我年轻的时候,在需要帮助的时候,没有人帮助,我是这样拼出来的,不是我能干,是我命好。但是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我这样的命,当这种需要帮助的人群出现在我面前,我会不遗余力帮助。


问:这件事对你的人生观有什么影响?


周立波:我不会改变我自己,没什么可改变的,因为我没错。唯一替太太感到不公平,对太太有歉意。但我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并不后悔。但有一点,我们两个从来没有分开过,随便什么事情都是两个人在一起,无论是我做节目也好,这个案子也好,每次出庭,太太都在身边。不但过去这样,今后也会是这样。经过这一次的磨难,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又派生出许多所谓的机会。但是我还是会秉承这个原则,不会因为赚钱而跟家庭分开。


问:夫妻感情反而更好了。


周立波:不会,我们夫妻感情一直是这样,很平稳。这种平稳就是觉得太太辛苦也是很正常的,我不经意地闹点事也是很正常的。我们从来没有怪过对方,我更没有权利去怪,我太太从来也没有责怪我,或者叫我消停一点。


问:但是太太受到很大的压力,所有的步骤都是她在处理,嗓子都哑成这样了。


周立波:我觉得太太很无辜,我也很无辜,因为我没有做过你们认为的那些事情。虽然我没有做过,但是我太太却承受所有的压力。这就是命:我负责无辜,我太太负责压力。

胡洁:就是嗓子哑掉了,其他没有什么。我的第二任律师丹尼斯刚生了一个女儿,他给女儿起了我的英文名,他说你真的让我非常感动,原来中国女性是这样子的。我每天回去跟我的太太说,你看看波波的太太是怎么做的。


问:虽然你说没什么影响,但其实会感到,这个事情对命运是有改变的,这一年多损耗的时间也回不来了。


周立波:而且家庭结构也发生上天入地的变化。


胡洁:其实对孩子来说也非常难。事情发生后我们让她转学,她说妈妈你太不讲道理了,我连告别的时间都没有。我说妈妈也没有办法,家里发生这样的事,没有办法。


问:她哭了吗?


胡洁:当然哭。


问:你也哭了吗?


胡洁:我还好。


周立波:家里我流泪比她多。男人40岁以后很容易流泪,因为有感受,许多感受,我一提我太太就流泪,话就说不下去。


周立波:已经有好莱坞的朋友找来说要拍电影,说这样的剧本编剧都写不出来。而且说他有能力让所有当事人,包括律师、检察官都真人出演。这不是不可能。而且我知道这件事的社会意义在哪里,如果能提升到一定高度,我一定会去做这件事了。我相信随着事态慢慢完整的推演,会有许许多多意义显现出来。

美国警察 06.jpg

周立波涉毒持枪案审理时间轴


2017年1月18日


周立波在美国纽约长岛拿骚县被捕,被警察搜出枪支和可卡因。


2017年1月20日


周立波在美国纽约州拿骚县地区法院接受传讯,在缴纳5000美元保释金后,在其夫人和律师陪同下离开。


2017年3月9日


法院开庭审理周立波涉毒持枪案。


2017年3月9日


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发表声明,证实两名中国公民被捕并将及时提供协助。


2017年4月7日


第二次开庭,周立波通过律师提出延期审理请求,并获得法院批准。


2017年6月10日


第三次开庭,周立波本人未到场,但更换了代理律师。法院当庭决定,该案将走“大陪审团程序”。


2018年1月9日


第四次开庭,周立波本人到场聆讯,拒绝所有指控,表示不认罪。


2018年2月1日


第五次开庭,法院决定将审理时间延期至2月22日。


2018年2月22日


第六次开庭,周立波向法庭发起动议,质疑警察当时拦截和搜查他的车这一行为的合法性。


2018年3月15日


第七次开庭,周立波本人并未到庭审现场,开庭推迟到23日再次开庭。


2018年3月23日


第八次开庭,事发当晚的拦车警官出庭作证。双方就拦车原因,以及搜车是否经过授权展开辩论。


2018年5月9日


第九次开庭。周立波的律师与检察官关于撤案动议进行辩论。


2018年5月24日


该案第十次开庭,拿骚县法院决定撤销周立波涉嫌藏毒持枪案,法官已采纳撤案动议。


2018年6月4日


该案第十一次开庭,周立波承认开车打手机,因此他因交通违章罚款150美元,其他四项指控,包括二级非法持有武器罪(子弹上膛)、非法持有火器罪、四级非法持有武器罪、非法持有管制物品罪都不成立。当庭只字未提枪和毒品,本次庭审结果宣判正式撤销周立波持枪和涉毒指控,法官判周立波无罪。周立波对结果表示满意,不会提起上诉。


编辑:苏晚  

侨报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1
  • 2
  • 3
  • 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