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9|回复: 0

冯仑:企业经营的1与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4-10-2018 12:54: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冯仑:企业经营的1与0

经营企业,每天都要跟钱打交道。跟钱打了几十年交道以后,我发现钱不是多少的问题,而是是非问题,有时候还是男女问题。

人群 01.jpg

刚开始做生意时,只注意钱多钱少,希望用最少的钱获取最多的收入,最好是投资成本为零,而收益无限大,其实就是想不劳而获。但做着做着就会觉得很拧巴,因为天下不可能有这么好的事,于是我们发现口袋里钱的多少、钱的变化跟是非有很大关系。


最差的钱叫赃款,可能很多,但最终钱被人拿走了,自己的自由也没有了;最好的钱是善款,最后也会给别人,自己只剩下「裸体」,这是「裸捐」。中间的钱是什么呢?中间是利润,纳了税,利润装在口袋里,就会比较安心。


可在经营的过程中,有时候利润本身并不那么纯粹,它面临着一些是非。比如一个项目做还是不做,我们往往先从战略上考虑,觉得这个项目很牛,就去做。所谓战略,就是长期的意义。也有人从当下的现金流考量,认为项目不赚钱,就不去做。

我在经营的过程中总是想,其实这就是 1 和 0 的事。做一件事,它的意义是 1,后边的 0 越多,意义越大;每天想着去赚钱,就是加 0。人活这一辈子就是不断给自己口袋里的钱加 0 ,于是 0 越来越多。问题是当 0 越来越多的时候,万一有一天 1 没有了,0 就变成了赃款,+1 就变成了 -1。所以我做事时,总会把 1 和 0 结合起来看,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追求理想,顺便赚钱」。而且必须赚钱。做事不赚钱理想就成了笑话,作为企业家会被人嘲笑,被认为情怀和利润是冲突的。如果只赚钱不谈理想不考虑意义,也被人笑话,被认为很低俗,只不过是个暴发户。我们每做一个项目的投资决策的时候,要赋予一定的社会意义和社会效益。


▲冯叔在北大光华分享《企业经营的 1 与 0 》

如何看待 1 和 0 的关系,也就是如何解决赚钱和理想之间的矛盾。我根据自己经营企业的观察和体会,发现有以下 3 种方法。


第一种方法,过去十多年我一直在尝试,但现在看来可能还存在一些问题。过去十多年,我一直尝试给每个项目赋予特别的意义,但这几个意义似乎又连不起来。每个项目我们都集中精力去做,呈现的财务结果有时候却未必好。比如我们有三个房地产项目,都是常规的买地、盖房、卖掉。

办公楼 07.jpg

第一个项目在纽约世贸中心的顶层,从 2002 年开始做到现在,今年才开业。当年拉登把这个楼「强拆」了,总得有人重建,我觉得重建就很有意义。当时是在北大参加一个房地产班时,我想到要参与重建这件事。哥伦比亚大学房地产学院的莱温教授给我们讲 911 之后的重建,听着听着我觉得这个事有点意义。教授跟我说:「如果你有兴趣,到美国后我可以给你介绍相关的人认识。」后来我去美国,他真的给我介绍了一些人,之后我就开始做这个项目。现在,世贸中心重建的最高那栋楼叫自由塔(Freedom Tower),我们在自由塔的最顶层做了一个中国中心(China Center)。


拉登把世贸中心「拆」了,有人又重建了,而中国人在最高层造了中国中心,这就很有意义。中间的过程虽然很复杂,但总归是做成了。只是这个项目投入太大,钱很难赚,每年将近 200 万美金的投入,十六年下来花了不少钱进去,可这件事很有意义。什么叫意义?就是听起来很牛,看上去很美,而点钱的时候很尴尬。


▲自由塔


第二个项目在台湾。我觉得台湾很重要,于是我们就成为了过去几十年里第一个去台湾做房地产的大陆开发商。我们在台北的阳明山上做了 293 套公寓,现在已经做好了。做这个项目的过程中历经两任台湾领导人。在台湾投资非常复杂,最后就过了把骂领导的瘾。台湾的情况,可以说是「党无宁日,官不聊生,人民幸福」。官不聊生意味着可以随便骂领导。当时我们办房产证,正好赶上了马英九下台,国民党就不管我们这事了。民进党上台后,我们又得去找新一任所谓的内政部负责人,跟他讨论,甚至指着他鼻子说话。特别闹心的时候,我们开玩笑说:「要不头上绑个布条,在台湾折腾、闹事,这事儿咱会做。」其实即便那样做也没用,台湾每天闹事的人很多,可并不管用。


在台湾做房地产手续很麻烦,最开始他们只给我们批了 44 户,好在批了以后情况就慢慢变好了。问题是这么来回折腾,挣钱就越来越不容易。事情刚有了眉目,他们很快又该大选了。当然,这个项目算总账不赔钱,只是比预期差很多,卖出去了将近九成,还剩一些事情需要做,主要是手续。最近两岸关系又开始变凉了,这钱也就跟着凉了。


当时选在阳明山建这个项目完全是因为琼瑶小说。在金庸之前,大陆很多人痴迷琼瑶。我在痴迷金庸小说之前曾经有一段时间也很痴迷琼瑶小说。琼瑶小说里讲过最过瘾最幸福的三件事情,第一是到淡水看夕阳,谈个恋爱,第二是到北投泡温泉,第三就是在阳明山上的大宅子里开 Party。所以我们选择把项目放在阳明山上,这样的话在家里呆着就能把这三件事都办到。这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几十年后因为两岸的交流,台湾又一次建立了新的「眷村」。宝岛一村是老的「眷村」,现在万通在台北的项目,像一个新「眷村」。就是在钱上有点尴尬,虽然没有赔,但赚得不多。


▲《向左走,向右走》| 阳明山上看风景

第三个项目是立体城市,做这个项目是在城镇化中找到了意义,也就是找到了项目的 1。找 1 就是赋予项目意义,我们强调高密度垂直发展。立体城市是一个试验,在做的过程中有无限多的理由把它做好,因为花几千万研究出一个城市发展的新模式,这个意义很大。我们在几个城市里试验,然而走到哪儿都推进很慢。


所以,最近党中央强调优化「营商环境」是非常正确的,签了的合同不能变成一张废纸。之前我们签的几千万的合同真的变成了废纸,没人管我们了。最后磕磕碰碰,反复规划,弄到现在变成意义越来越少、越来越平凡的房地产项目。好消息是这个项目赚钱了,所以当把 1 落下来,口袋就不尴尬了,钱又来了。


回想这十多年,很多地产商也做得很好,他们不是按照我这种方式来思考,而是通过另外一个方法解决 1 和 0 的问题,这是第二种方法,就是每天加 0,加了 0 以后拼命捐款。左手把 0 加了,500 亿,1000 亿,右手扶贫捐 10 个亿。这也是一种模式,赚钱的管赚钱,捐钱的管捐钱,一部分人解决 0 的问题,一部分人解决 1 的问题。这样的好处是团队各做各的事情,互相能分得很清楚,不好的地方是老板得两头都顾着,而且用钱来解决一切问题,1 的事往往做得比较粗糙。


我听过一个故事,有个人追求女孩子,女孩特别好,追求者很多。他没办法就想了一个土招,发了一条信息给这个女孩,里面就一句话:「有事找大哥,大哥能解决一切问题。」这条信息的关键就在「一切」二字,解决一个问题很简单,比如叫个外卖,小姐都不被打动,但你能解决一切问题,天下小姐都能打动。因为小姐的问题再多,也是一切问题,一切就是所有,所有就是一生。


▲《奔腾年代》| 一手赚钱,一手慈善

一边不断地加 0,同时又希望用自己的公益基金解决一切问题,事实上也不尽完美,于是就出现了第三种方法,也就是很多人探讨的办社会企业的方法。


办社会企业的方法包括影响力投资等等。把 1 和 0 结合起来,在企业经营中产生持续的意义。每个事情不一样,但它的意义目标是一以贯之的,比如有的企业在经营过程中对追求环保的意义一以贯之,让 1 和 0 永远在一起。这样一来,在追求 0 的过程中,1 会越来越完善,从而达到「追求理想,顺便赚钱」的目的。


办社会企业成为这一阵子我们思考最多的一种方法,因为这种方法不仅能让企业创造利润,还能解决某一个很小的社会问题,就像阿拉善 SEE 生态协会的歌中所唱的「不要拒绝每一个微小的变化,每一个小的努力都有意义。」现在我们努力做到在企业经营的过程中,暗含某一个 1,然后把这个 1 永远地坚持下去。这样企业在发展过程中不仅能解决一个小的社会问题,也能在日常管理中履行社会责任,还可以让员工在注重自身的同时照顾到前后左右的人。这就是我们现在所思考的。


当我们做了十几年公益以后,发现不管是企业经营者还是企业家,只要没退休,就一定会面临 1 和 0 的问题。我希望能够跟大家更多地交流,使我们自己的企业和大家的事业在未来不仅赚到钱,同时也让钱更有意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1
  • 2
  • 3
  • 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