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12|回复: 0

深度极地之旅“阿拉斯加--从北冰洋到太平洋”

[复制链接]

积分
1900
发表于 10-24-2017 11:0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鑫淼晶 于 10-27-2017 11:23 AM 编辑

【独行侠-花子龙 图文】   
    初秋的阿拉斯加,是一年中最后的旅游季节。在这片冰冷的荒原上,只有每年5月中旬到9月中旬,才会迎来人世间的生气:一批批来自美国本土的中老年旅客,坐着邮轮来到这里;还有零星的年轻背包游客,搭乘飞机出现在这里。9月中旬一过,广袤的阿拉斯加大地将又回到它原有的寂静。

德纳里国家公园(DenaliNational Park)
1.jpg

    初秋的阿拉斯加,又是一年最美的季节。麦金利山依旧白雪茫茫,北冰洋蔚蓝的海水一望无际,安克雷奇的高楼大厦间人潮涌动,育空河如天河一般横亘在地极,德纳里国家公园里则层林尽染。阿拉斯加很大、很美、很苍凉,美国人称之为“Last Frontier"(最后的边疆)。阿拉斯加的美,没有庸俗,没有炒作,它纯洁而高雅,是真正的大美!

Prudhoe Bay北冰洋海岸
2.jpg

    我这次阿拉斯加之行,从阿拉斯加最大的城市安克雷奇(Anchorage)开始,向北到第二大城市费尔班克斯(Fairbanks)。之后沿着著名的Dalton公路,一路朝北,跨过育空河,挺进北极圈,向北、向北、再向北,直至北冰洋沿岸的Prudhoe Bay。由北向南,来到童话中圣诞老人的住处北极村(North Pole, Alaska)。回到费尔班克斯,登上阿拉斯加铁路列车,进入德纳里国家公园。继续乘火车向南,遥望北美洲最高的山峰麦金利山。回到安克雷奇后继续向南,到达阿拉斯加南部的太平洋港口小城苏厄德(Seward)。

3.jpg

    安克雷奇阿拉斯加的中心城市,全阿拉斯加一半的人口,生活在安克雷奇及其周边地区。安克雷奇几乎可以成为阿拉斯加的代称,以至于不少美国人都误认为安克雷奇阿拉斯加的首府。实际上,阿拉斯加的首府并不在安克雷奇,而是在偏僻闭塞的小城朱诺(Juneau),位于临近加拿大的东南通道上。那是一个不通公路,只能坐轮船或小飞机才能到达的地方。
    从上世纪70年代起,安克雷奇国际机场成为了世界重要的洲际航空中途站。那时很多从亚洲飞往北美洲的洲际航班,都要经停安克雷奇加油。当时安克雷奇国际机场上,每天都停满了各个航空公司的大型远程飞机,景象甚是壮观。如今,随着飞机技术升级和洲际航线优化,需要经停安克雷奇加油的航班越来越少,经停的飞机也大多数为货运飞机。当飞机降落在安克雷奇机场,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旅客经常会发出惊叹,“安克雷奇机场真大!”然而空旷的停机坪上却没有多少飞机。

安克雷奇市区街景
4.jpg

    阿拉斯加土著文化遗产中心(Alaska Native Heritage Center),是唯一一座专门介绍阿拉斯加土著文化的民俗园,集中展示了阿拉斯加各土著部落的地域、文化和习俗。除了各土著部落的民居、艺术品展示之外,还有土著歌舞表演和旱地狗拉雪橇的体验。
    阿拉斯加土著居民,有时又被称为“爱斯基摩人”,他们世世代代生活在严酷的自然条件下,他们的家园是无边无际的冻土荒原,每年有一半的时间被冰雪所覆盖,冬季几乎没有白天,夏季几乎没有黑夜。这形成了他们粗犷、苍凉的文化性格。他们的歌声、鼓声如天外之音,回荡在广阔无边的荒原上。阿拉斯加土著部落传统上以渔猎为生,至今仍然有捕猎北极熊、鲸鱼等大型动物的习惯。

阿拉斯加土著演员的歌舞表演
5.jpg

    阿拉斯加土著有明显的黄种人特征,比美国本土印第安人的相貌更加接近黄种人。他们的祖先来自东北亚。有人误以为他们与中国人有共同的祖先,但实际在远古时代,中华民族主体的祖先生活在黄河、长江中下游流域,与生活在东北亚西伯利亚地区的阿拉斯加土著居民祖先,在地理上相距遥远,并没有血缘关系。

土著文化遗产中心里的旱地狗拉雪橇
6.jpg
    阿拉斯加土著文化遗产中心提供市区免费接送车,从上午10点到下午2点,每小时一次,在安克雷奇市区的4个地点接送游客。4个上车点分别是:安克雷奇博物馆、安克雷奇游客中心、库克船长酒店(HotelCaptain Cook)、喜来登酒店(Sheraton Hotel)。
    在阿拉斯加的旅游季节里,有大量乘坐邮轮而来的美国本土中老年游客。因此安克雷奇市区的出租车(Taxi)很多,数量大大超出我的想像,打车十分方便。我此次就是在路边打车前往土著文化遗产中心,之后坐中心免费接送车回到安克雷奇市区的。
    乘坐阿拉斯加土著文化遗产中心的市区接送车,回到安克雷奇游客中心下车。从游客中心往北走,过一个路口,就是安克雷奇集市(Anchorage Market& Festival)。这里虽然是阿拉斯加最大的集市,但也只有在旅游季节的每个周末,集市才会营业。集市平时是一片空地,周末两天开业时会临时搭起一个个白色的帐篷。集市里出售的主要是阿拉斯加土特产,如皮毛制品,土著居民艺术品,还有阿拉斯加小吃。最常见的阿拉斯加小吃当属驯鹿香肠(Reindeer Sausage),是一种类似热狗的食物,香肠中加进了一些鹿肉成分。

7.jpg

    安克雷奇集市南边,安克雷奇游客中心以东,有开往富拉塔普山(Flattop Mountain)的旅游车。每天只在下午1点发一趟车,下午4点从富拉塔普山返回市区。
    富拉塔普山安克雷奇郊外著名的风景区,也是阿拉斯加登山健步的首选。山中云雾缭绕,脚下是一片高山草甸。在晴朗的日子里,从山上可以眺望安克雷奇市区全景。
8.jpg

    按计划下午4点坐上从富拉塔普山返回市区的旅游车,阿拉斯加动物园(Alaska Zoo)就位于从富拉塔普山到市区的必经之路上,我于是请司机让我在动物园门口下车。阿拉斯加动物园是一座非常有特色的动物园,几乎就是一座“北寒带动物博物馆”。这里没有狮子、大象等其它动物园里的经典动物,而是清一色的阿拉斯加本地及高寒地区特有的动物,包括棕熊、东北虎(Amur Tiger)、美国国鸟秃头鹰等。

阿拉斯加动物园里的美国国鸟秃头鹰
9.jpg

    阿拉斯加动物园也提供市区免费接送车,每小时一班,市区的乘降地点在安克雷奇游客中心。动物园回市区的车一直开到晚上9:00,这也是动物园的闭园时间。9点听起来很晚,然而在夏季的安克雷奇,虽然没有北极地区的极昼,但天黑的依然很晚,晚上9时黑夜还远没有降临。
    结束了在安克雷奇的旅行,在一个下雨的早晨,我坐上了开往阿拉斯加第二大城市费尔班克斯的汽车。阿拉斯加/育空通道公司”(Alaska/Yukon Trail),是唯一经营安克雷奇~费尔班克斯之间公路客运的汽车公司。每天早上7:00从安克雷奇市区发车,车辆并不是我所想像的豪华大巴,而只是一辆10人座的小车。安克雷奇市区的上车地点是游客中心南侧的 Egan
Center会展中心。加收一些服务费后,可以把乘客直接送到费尔班克斯市区的住处。
10.jpg

    在我为这次阿拉斯加旅行作功课之前,印象中的阿拉斯加虽然荒凉,但觉得毕竟也是在美国,公路应该是四通八达。然而我错了,阿拉斯加大部分地区仍然处于原始状态,包括首府朱诺在内的很多地方都没有公路相连。总的来说,整个阿拉斯加只有一竖一横,呈T形的两条干线公路。一条南北向的公路,从南部的太平洋港口苏厄德,经最大城市安克雷奇、第二大城市费尔班克斯,到达北冰洋沿岸的石油基地Prudhoe Bay。再有一条东西向的公路,从安克雷奇向东,进入加拿大,到达加拿大育空地区的首府怀特霍斯(Whitehorse),与加拿大的公路网相连。我乘坐的汽车,正是沿着南北向的干线公路向北行驶。
    下午4:30左右,费尔班克斯到了,这座城市显得很宁静。育空河的支流切纳河(Chena River),静静地流过费尔班克斯市中心。
11.jpg

    费尔班克斯市内的拓荒者公园(Pioneer Park),是一座以早期美国人开拓阿拉斯加为主题的公园。与安克雷奇的土著文化遗产中心的主题完全不同,费尔班克斯的拓荒者公园里所展现的,是阿拉斯加的另一个文化主题--美国人在阿拉斯加的艰苦创业。众所周知,阿拉斯加是1867年美国从俄罗斯购买获得。然而仔细研究历史,人们就会发现,1867年以前俄罗斯对阿拉斯加的占领,其实仅限于阿拉斯加南部沿海地区及一些太平洋岛屿。当时俄属阿拉斯加的中心城市,在今天阿拉斯加州府朱诺附近的小岛Sitka美国购买阿拉斯加后,才把首府迁到了陆地上的朱诺。今天看来位置偏僻的阿拉斯加州府朱诺,甚至与外界不通公路,是俄罗斯时代遗留下来的。而对于广袤的阿拉斯加内陆,俄罗斯人甚至根本没有涉足。直到俄罗斯人把阿拉斯加卖给了美国,他们也没有真正了解这块土地的价值,这里蕴藏着石油,还有黄金。费尔班克斯正是20世纪初,一些追赶淘金热大潮从加拿大内陆进入阿拉斯加美国人所创建的城市。因此,费尔班克斯是一座名副其实的早期美国拓荒者城市。它的建成时代早于阿拉斯加第一大城市安克雷奇

拓荒者公园内,公园的工作人员还穿着20世纪初期的装束。
12.jpg

     从美国独立初期的路易斯-克拉克探险,到后来美国西部的开发,直到20世纪在阿拉斯加的拓荒,这是美国人一脉相承的边疆开发精神的延续。是一代又一代美国人,用几百年去完成的事业。正是美国人在边疆开发事业上的执着与顽强,打造了他们强大的国家意志。我来自一个与美国有着同样雄心壮志和进取精神的国度,中国人从古至今在东北荒原,在戈壁大漠,在南中国海,在青藏高原,都进行了艰苦卓绝的开发与奋斗,收获了与美国一样辽阔壮丽的国土。因为有着相似的文化理念,使我感佩于美国人民的创业精神,欣赏他们英雄史诗般的边疆开发事业。

拓荒者公园内的蒸汽小火车
13.jpg

    虽然费尔班克斯只有屈指可数的几条公交线路,但主要景点都有公交车到达,方便程度出人意料。从市中心到拓荒者公园,坐公交车不过十来分钟
    在一个阴冷的早晨,我将开始一次近乎探险式的极地旅行。从费尔班克斯出发,沿着美国最北方的Dalton公路,一路向北,行程900公里,挺进北极圈,直抵北冰洋。出了费尔班克斯以后,一直到北冰洋边的石油基地Prudhoe Bay,将不会再有任何城市,中间只有三座可以提供补给的营地。
    Dalton公路快车公司(Dalton HighwayExpress),是唯一提供费尔班克斯到北冰洋沿岸公路客运的汽车公司,也是阿拉斯加北极圈内唯一的公路客运公司,只在一年旅游季节的每周二、六早上6:00从费尔班克斯发车。加收一些服务费后,汽车可以在费尔班克斯市区上门接乘客上车。
    此行所乘坐的是一辆白色10人座车。汽车出发一个多小时后,停在路边的一座小木屋商店短暂休息,司机和乘客纷纷进去买些简单的早餐。这也是此行路上的最后一座商店了。
14.jpg

    据司机介绍,所有来阿拉斯加的游客里,能去北冰洋的可能不到1%,而在这些极少数去北冰洋的人里,又有95%是坐飞机去的。真正走Dalton公路去北冰洋的游客,真可谓凤毛麟角。事实上,同车的其他乘客中,也就只有一位老者算是游客,其它乘客都是沿途各营地的工作人员。坐汽车长途跋涉去北冰洋的车票,比飞机票要贵得多。但是只有沿着公路一路前行,才能全景式的领略阿拉斯加荒原的大美风光,体验闯荡高寒无人区的非常经历。它让人学会珍惜世上很多看似平常的东西,一个普通的商店,一个简单的餐厅,一个可以保暖的房间,甚至一个普通人的出现,在那里都是那么宝贵。这样的旅行可以把内心打造得更加强大,加增出很多人生的阅历和感悟。

Dalton公路沿线图
15.jpg

    大约一个多小时以后,柏油公路变成砂石土路,汽车在泥土和颠簸中行进,这样的路况将伴随着我们,一直到北冰洋。这就是世界闻名的Dalton公路Dalton公路名声显赫,一是因为它是美国在北极圈内唯一的一条公路,也是唯一通往阿拉斯加北冰洋沿岸的陆路通道。二是Dalton公路沿途壮丽的山川、无垠的原野,简直就是旅行家和探险者的梦想天堂。三是Dalton公路大部分地段为砂石土路,尘土飞扬,路况艰难,一般家用轿车无法在这条公路上长途开行,汽车租赁公司也禁止租车驶入Dalton公路。正因为这样,Dalton公路一直吸引着勇敢者来挑战自我,超越极限。当人们经过艰辛的路程,成功到达北冰洋时,都会带着一种胜利者的豪迈。这与经过简单飞行就到达北冰洋的游客,在精神层面上就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Dalton公路纪念牌
16.jpg

    育空河(Yukong River),是仅次于密西西比河美国第二大河。然而不像密西西比河那样与美国政治、经济、历史、文化息息相关,育空河不流经美国本土48个州,它仿佛远离人世,像是一条流动在地极的通天之河。

育空河Dalton公路大桥
17.jpg

记得我第一次听到育空河的名字,那是在美国作家杰克·伦敦笔下的阿拉斯加淘金小说里。育空河在我的心中曾经是那样遥不可及、神秘莫测,从未想到自己也能有机会走近它。其实,育空河更是一种精神和意志的象征。不论是早期的拓荒者,还是今天的旅行者,都要凭着心中执着的信念和坚定的决心,战胜一路的困难和胆怯,才能有缘见到天边的育空河。

伟大的育空河,我来了!
18.jpg

    过了育空河大桥,汽车在北岸的育空河营地(Yukon River Camp)停车休息。育空河营地是Dalton公路上的三大营地之一,为过往的司机和旅客提供简单的食宿和加油服务。这时,原本是白色的汽车,已经完全被泥土所覆盖。司机找来一桶清水,在营地把车窗擦洗了一遍。
19.jpg

    随着气候越来越冷,沿途的植被也在不断地变化。汽车快到北极圈时,之前的莽莽林海再也看不到了,荒原上是一望无边的灌木丛。在寒冷的北极地带,不但是人和动物,连高大的植物也一样难以生存。然而,低矮的灌木却使人们的视野大开,只见Dalton公路伸向远方,阿拉斯加荒原的壮美尽收眼底。
20.jpg

Dalton公路上的北极圈标志牌,汽车从这里进入北极圈。
21.jpg

    当汽车到达冷脚营地(Coldfoot Camp)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了,车上好几位乘客都是这个营地的工作人员。车上其他的人也都在这里下车吃午餐。和之前的育空河营地一样,冷脚营地也是Dalton公路上的三大营地之一。
22.jpg

下午六点钟左右,汽车开始翻越布鲁克斯山脉(Brooks Range),这是北美洲最北部的山脉,也是Dalton公路上有名的险段。
23.jpg

    经过16个小时的长途跋涉,终于到达了北冰洋沿岸的死马营地(Deadhorse Camp)。死马营地是Dalton公路三大营地中最大的一座,也是我所乘坐的Dalton公路快车的终点站。虽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但北极地区的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
    死马营地是一座以极地科考站模式建立的营地,内有餐厅、公共卫生间和公共浴室。我将在这里度过一个难忘的北极之夜。
24.jpg

    匆匆一觉醒来,早上6:00,从死马营地乘坐北冰洋专线(Arctic Ocean Shuttle),去往Prudhoe Bay北冰洋海岸。一路上到处是沿海沼泽地,路旁是纵贯阿拉斯加的石油管道,从北冰洋一直伸向阿拉斯加南部的太平洋港口瓦尔迪兹(Valdez)。在瓦尔迪兹装船,就可以把阿拉斯加的石油运往美国及世界各地。
25.jpg

    Prudhoe Bay阿拉斯加的石油基地,美国之所以修建到北冰洋的Dalton公路,其主要目的并不是为了服务旅游者,而是为了供应阿拉斯加Prudhoe Bay石油基地。看,远处的油井上正喷发着熊熊的烈火。
26.jpg

    北冰洋,我终于到了!曾几何时,我们想起北冰洋,就想到了天边地极。如今,浩瀚的北冰洋就呈现在我的面前。但即使踏上这极地之海,亲手触摸蔚蓝色的海水,也难以解开那份神秘。一平如镜的海面,似乎没有海浪,也没有涛声,只有习习的寒风吹过。在北冰洋平静的表明下,还隐藏着多少奥秘?面对北冰洋,我依旧茫然,因为有生以来第一次,不知道大海的另一边究竟在哪里。
27.jpg

    从北冰洋返回费尔班克斯的路上,深夜快要到达费尔班克斯的时候,北极光出现了。这种极地光学现象,其实并不是在地球的南北极点上观测,而是通常出现在南北纬度67°附近区域。阿拉斯加第二大城市费尔班克斯就正好位于北极光带上。费尔班克斯从8月底到4月中,每年有二百多天可以观测到北极光,而且夜空大多晴朗无云,是全世界观测北极光的最佳地点。北极光既是黑夜里一道梦幻般的绿色光带,又是地球磁场保护生命免受宇宙射线伤害的确证。
28.jpg

    接下来,我要去拜访一位全世界无人不知的人物,他就是圣诞老人。传说中,圣诞老人居住在阿拉斯加北极村(North Pole, Alaska)。而这个北极村的具体位置,就在费尔班克斯的东南部郊区。费尔班克斯市区,乘坐绿线公交车,可以直达阿拉斯加北极村的圣诞老人之家(Santa Clause House)
    也许有人说,圣诞老人本来就是虚构人物,再在阿拉斯加弄出个圣诞老人之家,这不是很荒诞吗?其实不是这样,在中国的民间传说中,说观音的道场在浙江普陀山,妈祖的故里在福建湄洲岛,阎王的阴曹地府在重庆丰都鬼城等等,这叫作文化体验。事实上,阿拉斯加北极村的圣诞老人之家,确实是圣诞老人文化的总部。所有关于圣诞老人的官方消息,都是从这里发布。每年全世界数百万儿童寄给圣诞老人的信件、心愿,也都发向这里。走进圣诞老人之家,真的有一位圣诞老人在家里与游客合影。屋外还饲养着好几只为圣诞老人拉车的驯鹿。圣诞老人之家的宣传口号是,”这里天天都是圣诞节“(Where it's Christmas everyday)!

圣诞老人之家。
29.jpg

    费尔班克斯北方博物馆(Museum of the North)美国最北部的博物馆,也是阿拉斯加最著名的博物馆。北方博物馆主要展示阿拉斯加历史和阿拉斯加土著民族文化。费尔班克斯市区乘坐蓝线公交车,可以到达北方博物馆
30.jpg

    从北方博物馆出来,坐黄线公交车,来到位于Hoselton1020号的游船码头。在这个夜晚,我将登上塔纳纳酋长号轮船(Sternwheeler Tanana Chief),畅游切纳河(Chena River),并在船上享用牛排三文鱼大餐。在20世纪初,阿拉斯加铁路建成之前,轮船是通往费尔班克斯唯一的交通工具。一个世纪以后,我登上切纳河的轮船,感觉如同穿越时空,体验早期美国人在费尔班克斯的交通方式。
31.jpg

    切纳河由东向西流经费尔班克斯市区,在费尔班克斯西南郊与塔纳纳河汇合后,他们最后将流入育空河。今晚的切纳河轮船游览路线,就是从市区码头到切纳河与塔纳纳河交汇处这一段。


这是切纳河与塔纳纳河交汇处
32.jpg

    清晨,我来到费尔班克斯火车站,乘坐费尔班克斯-安克雷奇的列车,前往德纳里国家公园(Denali National Park)。列车早上8:15从费尔班克斯站开车,中午12:10到达德纳里国家公园站。
    开车前,费尔班克斯-安克雷奇的火车,静静地停靠在费尔班克斯火车站的站台边。
33.jpg

    阿拉斯加铁路(Alaska Railroad)自成系统,与加拿大铁路和美国本土铁路都不连接。阿拉斯加铁路系统并不复杂,就是一条南北向的铁路线。北起阿拉斯加第二大城市费尔班克斯,经过阿拉斯加最负盛名的风景区德纳里国家公园和阿拉斯加最大的城市安克雷奇,南至太平洋港口苏厄德(Seward)。阿拉斯加铁路的支线很少,更没有纵横交错的铁路网。但铁路曾经是阿拉斯加最主要的交通方式。直到今天,阿拉斯加超过70%的人口,生活在阿拉斯加铁路沿线。

阿拉斯加铁路路线图
34.jpg

    接近中午,火车即将到达德纳里国家公园。透过车窗,可以清楚地看到德纳里国家公园外的宾馆接待区,一副山清水秀的山城小镇风光。德纳里国家公园景区内,除了最远的Kantishna以外,没有住宿设施,绝大部分来德纳里的游客,都会住在景区外指定的这片区域。
35.jpg

    中午12:10,德纳里国家公园站到了。我在这里下车,将进入德纳里国家公园游览。德纳里国家公园是阿拉斯加最著名的风景名胜,以壮美的山水、无垠的荒原,以及丰富的动植物资源而闻名于世。北美洲最高的山峰--麦金利山(Mt.McKinley)也在景区附近。
    虽说德纳里国家公园是阿拉斯加最著名的旅游区,但景区外也不过屈指可数的四家酒店。这些酒店离国家公园都有一段距离,平时来往于酒店与景区之间,需要乘坐酒店的通勤车。我住的Denali Bluffs酒店,每小时有一班往返景区的通勤车。如有需要,可以请酒店安排在清早或夜晚的景区接送。在预订酒店时,还可以预订付费的火车站接车服务。

酒店的接站汽车,以及旅游团的大巴,已经在火车站外等候。
36.jpg

    我为了节省时间,在火车站坐上酒店接站车后,请司机让我顺路在德纳里国家公园的Wilderness Access Center下车。所有进入国家公园旅游车,都是在那里乘坐。而司机会帮我把行李带到酒店。
    德纳里国家公园的面积非常大,但景区内只有一条道路,而且大部分路段不允许私人车辆进入。因此几乎所有来德纳里国家公园的游客,都要在景区入口处附近的Wilderness Access Center,乘坐旅游车才能深入景区。我乘坐的是13:00到Eielson Visitor Center的旅游车,单程为4.5小时。
37.jpg

    德纳里国家公园的旅游车每天有很多班,分别开往景区内四处不同的地点,由近到远分别是:Toklat River、Eielson Visitor Center、Wonder Lake、Kantishna。其中,到最远的Kantishna,单程坐车就要7个小时之久。到最近的Toklat River,单程也要3小时。所有旅游车都是沿着景区内唯一的道路行驶,并且都会在沿途停车若干次,让游客下车观景、照相。不同的旅游车,只是终点站远近的不同,线路其实都是同一条。
    德纳里国家公园里,漫山遍野层林尽染,远处绵延的群山间云雾缭绕。德纳里国家公园的美,对每个走进它的游客,都绝对是震撼性的。它像是一幅色彩浓重的油画,铺就在广阔的阿拉斯加荒原上。
38.jpg

    正当我坐在游览车上,为德纳里国家公园的美景赞叹不已的时候,突然,一只狗熊出现在路边的灌木丛中。德纳里国家公园完整地保持了阿拉斯加的原始荒原生态,没有过度的旅游开发,大部分地区禁止私人车辆进入,为狗熊等各种野生动物提供了理想的生存环境。探寻野生动物也是德纳里国家公园旅游的重要内容之一。
39.jpg

德纳里国家公园深处,一条小河像玉带一样,流淌在苍凉的荒原上。远处山顶上白雪皑皑,映衬着色彩斑斓的大地。
40.jpg

初秋的德纳里国家公园,气温已经降到了冰点。这里的气候变化莫测,骤然间就会下起鹅毛大雪。
41.jpg

    第二天上午,漫步在德纳里国家公园的林间小路。这是McKinley Station Trail, 清澈的溪水在小路旁潺潺流过。抬头看,是壮观的阿拉斯加铁路大桥。
42.jpg

    结束了在德纳里国家公园的旅行,回到德纳里国家公园火车站。我将从这里乘坐费尔班克斯-安克雷奇的列车,回到阿拉斯加最大的城市安克雷奇。列车中午12:30从德纳里国家公园站开车,晚上8:00到达终点站安克雷奇
    火车从德纳里国家公园站开出,一个小时以后,北美洲海拔最高的山峰--麦金利山(Mt. McKinley)出现在视野之内,终于可以一睹它的真容。麦金利山海拔6194米,终年被冰雪覆盖,在晴朗的蓝天下仿佛晶莹剔透,巍峨地耸立在阿拉斯加色彩浓重的土地上。在随后的三个小时里,麦金利山还会不时地出现。

远处白茫茫的雪山,就是北美洲最高的山峰--麦金利山
43.jpg

    阿拉斯加铁路本身,就是一条旅游风景线,沿途可谓风光无限。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火车都是沿着苏斯特纳河(Susitna River)河谷穿行。
44.jpg

    快要到达安克雷奇站之前,火车经过安克雷奇著名的小河--轮船溪(Ship Creek)。这是一条以大量回游的三文鱼而名闻暇而的小河。据说即使没有鱼具,站在河边都可以双手捕捉到从水中跃起的三文鱼。就是这条轮船溪,与阿拉斯加铁路的建设和安克雷奇城市的形成,都有着密切的关系。
45.jpg

    晚上八点,火车抵达终点站安克雷奇站。安克雷奇,这座阿拉斯加第一大城市,不同于俄罗斯时代遗留的阿拉斯加州府朱诺,以及淘金热时期形成的内陆城市费尔班克斯,它形成的时间更晚。1920年以前,这里几乎没有美国人的活动。随着阿拉斯加铁路公司将总部设立在轮船溪河口,到1923年阿拉斯加铁路建成时,一座新的城市 -- 安克雷奇,就在一片铁路工棚的基础上诞生了,并在此后迅速发展成为阿拉斯加经济和交通的中心城市。可以说,是铁路运来了阿拉斯加最大的城市安克雷奇。今天,安克雷奇火车站仍然位于轮船溪河口附近,是阿拉斯加最大的火车站。

安克雷奇火车站
46.jpg

    出安克雷奇火车站,向南步行两个路口,就是我住的安克雷奇希尔顿酒店。酒店大堂内最引人注目的,是两具巨大的狗熊标本。
47.jpg

    虽然回到了安克雷奇,但我的阿拉斯加旅行并没有结束。我将乘坐公园连通公司”(The Park Connection)的大巴,前往阿拉斯加南端的太平洋港口小城苏厄德。上车地点在游客中心南侧的Egan Center会展中心,与我之前乘坐的“阿拉斯加/育空通道公司”开往费尔班克斯的汽车,在同一地点上车,从希尔顿酒店只需向南步行两个路口。“公园连通公司”安克雷奇-苏厄德大巴的开车时间是早上7:00,早上9:45到达苏厄德海港。“公园连通公司”下午还有3:00还有一班开往苏厄德的大巴,开车地点在安克雷奇博物馆。
    阿拉斯加的公路客运,很多都是10人座的小车。“公园连通公司”的安克雷奇-苏厄德线路,是此次阿拉斯加旅行中,第一次乘坐豪华大巴。
48.jpg

    苏厄德阿拉斯加最主要的邮轮港口。邮轮是阿拉斯加最大宗的旅游客源,大多数的美国本土游客,都是从西雅图旧金山等地,乘坐邮轮到阿拉斯加的。而坐飞机到阿拉斯加旅游的,只是少数年轻的背包客而已。旅游是阿拉斯加仅次于石油的第二大产业,而邮轮对阿拉斯加的旅游经济又是如此重要,苏厄德城市虽小,但在阿拉斯加的地位却是举足轻重。

苏厄德小城街景
49.jpg

    从苏厄德海港,可以乘坐免费的苏厄德市区通勤(Seward Shuttle),去往阿拉斯加海上生物中心(Alaska Sea Life Center)。苏厄德市区通勤是苏厄德小城唯一的公交线路,从苏厄德邮轮码头,经苏厄德火车站、海港,到阿拉斯加海上生物中心,每半小时一班。在有邮轮到达的日子,运行时间是早8:00-晚7:00,没有邮轮到达则是早10:00-晚7:00。有趣的是,苏厄德市区通勤所使用的车辆竟是黄色的校车。
    阿拉斯加海上生物中心阿拉斯加最大的水族馆,位于苏厄德小城最南端,紧靠着天然港湾--复活湾(Resurrection Bay)。
50.jpg

    阿拉斯加海上生物中心的最南处,设有一座海上观景平台,正好位于复活湾的顶端,是观赏复活湾绚丽风光的最佳处。复活湾是一道狭长的太平洋海湾,东西两侧群山夹峙,风景绝美。海面上不时有各种鸟类低飞掠过,包括美国国鸟秃头鹰。
51.jpg

    从阿拉斯加海上生物中心向北,步行过三个路口,就是Exit冰川导游公司(Exit Glacier Guides),这里有开往Exit冰川的旅游专线车,每小时一班,每个半点发车。不到半小时便可到达Exit冰川景区,下车后自行上山游览。从冰川返回市区的末班车是下午5:00。
阿拉斯加有举世闻名的冰川奇景,然而绝大多数冰川都地处高山或海洋,很难近距离游览。位于苏厄德的Exit冰川,是阿拉斯加南部著名的冰川之一,也是唯一一处可以经公路到达的冰川。
52.jpg

    乘坐从冰川返回市区的旅游专线车,司机可以让游客在苏厄德市区就近下车,我于是请司机带我到苏厄德火车站。苏厄德是阿拉斯加铁路的南端起点。我将乘坐苏厄德-安克雷奇的列车,返回安克雷奇。列车下午6:00从苏厄德开车,晚上10:15到达安克雷奇
    绝大部分的邮轮旅客,上岸以后会首选去安克雷奇。只有在时间充裕的情况下,一些游客才会继续去德纳里国家公园,再去费尔班克斯的游客就少之又少了。所以连接邮轮港口苏厄德和最大城市安克雷奇的这段铁路,就成为阿拉斯加铁路公司宣传力度最大、阿拉斯加铁路客流量最多的区间。

    苏厄德-安克雷奇的这段铁路沿线,群山连绵,河湖纵横,森林莽莽,是一连串让人惊叹的山水风光。看,火车在群山中蜿蜒,形成一条优美的曲线。
53.jpg

群山中出现一道瀑布,从火车上望去,犹如一条白色的飘带。
54.jpg

火车行驶在安克雷奇以南的海湾沿岸,落日映红了远方的天际。再见,阿拉斯加
55.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1
  • 2
  • 3
  • 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