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402|回复: 0

中東與北非裔居民基本上早已成為社會中的隱形人

[复制链接]

积分
1663
发表于 5-26-2020 11:00: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東北非裔領袖:
如果人口普查沒有我們的數據 我們就成了被剝奪公民權的社會隱形人
Julian Do報導/Ethnic Media Services

【洛杉磯訊】
幾個世代以來,數以百萬計的中東與北非裔(Middle East and North Africa,簡稱MENA)居民基本上早已成為社會中的隱形人,因為人口普查局拒絕在問卷中列出其族裔類別。

加州多明格斯山州大(CSU-Dominguez Hills)自然與行為科學學院副院長沙希博士(Hamoud Salhi)說:「從法律上來看,我在美國被歸類為白人,但我出生在非洲的阿爾及利亞,嚴格來說,我應該稱自己是非裔,但我不能。」

柏克萊加大專攻少數族裔研究的白宮博士後學者庫塔米(Loubna Qutami)是巴勒斯坦裔,由於中東北非裔沒有進行細分,他在法律上也被歸類為白人。

中東北非裔族群有其特殊的醫療、教育、語言和保護公民權的需求,但因為他們在統計數據上被歸類為美國白人,所以無法為自己爭取權利。

為了改變這一現狀,沙希、庫塔米和其他中東北非裔領袖積極動員其族群參與2020年人口普查,鼓勵他們在普查中填寫其族裔。中東北非裔領袖5月13日在一場由少數族裔媒體服務中心(Ethnic Media Services)舉行的兩小時視訊會議上,與其他專家和維權人士針對中東北非裔人口因為歷史、語言和政治的挑戰,成為加州最難統計的族群,進行對談。

從地理位置來看,中東北非裔人口分佈在三大洲上,涵蓋從阿富汗南部到非洲頂端的區域,光是中東地區就有22個國家,其中又可分為許多不同的族群,例如庫爾德人(Kurds)、加爾底亞人(Chaldeans)、亞述人(Assyrians)和亞美尼亞人(Armenians)。

沙希說:「北非實際上是法國給其殖民地突尼西亞、摩洛哥和阿爾及利亞的一個概念。」鄰國埃及和利比亞後來也被歸為北非的一部分。

由於美國北非裔居民和中東裔居民都使用阿拉伯語,也都信奉伊斯蘭教,因此被歸類在一起,形成MENA這個縮寫。

數十年來,人口普查局始終拒絕將中東北非裔列為官方族裔,目前的官方族裔僅有白人、黑人或非裔、美國原住民、阿拉斯加原住民、亞裔、夏威夷原住民和其他太平洋島民。

庫塔米表示,這個人為情況使不斷減少的白人人口增加,同時壓制了不承認自己是白人的中東北非裔人口的增長。2015年人口普查局《國家含量測驗 — 族裔報告》(National Content Test – Race andEthnicity Report)指出:「和預期一樣,不包含中東北非裔的白人人口明顯比包含中東北非裔的白人人口低許多。」

加州全民統計委員會(Complete CountCommittee)負責人口普查宣導的副會長瓦卡(Emilio Vaca)表示,中東北非裔人口面臨的規模和多元化挑戰,也反映在加州的例子上。人口普查局2017年的「美國社區調查」報告指出,加州4000萬人口中,1100萬是移民,占總人口的27%。

瓦卡強調:「加州移民人口相當於喬治亞州的總人口。」而大多數移民在家中使用的是英語以外的語言,這些語言加起來超過200種。

「新美國人進步夥伴關係」(Partnership for the Advancement of New Americans)的尤蘇非(Homayra Yusufi)分析該組織服務的聖地牙哥地區,發現聖地牙哥面積6.5平方哩的城市崗區(CityHeights)的人口來自45個不同的國家,包括中東、北非、亞洲和拉丁美洲,使用的語言超過100種,該區人口以難民和移民居多。教育和動員這些群體參與人口普查是一種讓他們擴大範圍參與公民生活的方式。

特定移民團體為了生存創造出的歷史必需性,是中東北非裔居民被漏計的原因之一。在20世紀中葉前,美國只有白人才能擁有物業,而且只有「自由的白人移民」才能成為美國公民。

為了生存與進步,中東移民1920年向聯邦法院請願,允許他們稱自己為白人。作為中東北非裔人口成員,北非移民被動加入,也成了法律上的白人。

偏袒白人的公民權與財產權歧視性政策直到1952年通過《移民與國籍法》(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Act)後才告終,即便如此,中東北非裔社區仍然難以為其需求籌措到資金和發起動員行動,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的同胞身在何處,也無法收集到官方需要的聯署數目來要求資助和資源。

庫塔米說:「我們很無助,在許多情況下,我們必須自己收集自己的數據。」

多年來,人口普查局從來沒有明確回答為何他們拒絕將中東北非裔列為正式族裔,只有在2017年的一份報告中表示:「列出中東北非裔有助中東北非裔受訪者更準確地提供他們的身份。」

然而,人口普查局仍拒絕2018年提出在2020年人口普查中加入中東北非裔選項的要求。人口普查局人口處處長貝托(Karen Battle)在一場人口普查準備工作會議上宣布:「我們認為還需要進行更多的研究和測試。」

中東北非裔維權人士相信,參與2020年人口普查是避免被漏計的唯一辦法。尤綏(Yusui)說:「如果不參與人口普查,我們的社區將永遠擺脫不了隱形的命運,永遠會被邊緣化,因為數據真的很重要。」

尤綏強調,無法獲得符合中東北非裔需求的服務,只是他們面臨的危機之一,另一項危機是無法建立力量,只有建立起力量,中東北非裔人口才能選出「能反映出該社區真正需求的代表」,並「在中東北非裔遭污名化時,要求立法者負起責任」。

加州無黨派監督團體「共同權益基金會」(Common Cause)執行主任馮志馥(Kathay Feng)強調,參與人口普查是實現代表性的第一步。她表示,在美國,資源和權利是由代表權賦予的,而代表權是根據從州到市的各級居民人數在總人口中所占的比例分配的。

馮志馥說:「每個居民都應該被計算在內,無論他們的移民身份為何或是否登記為選民,因為所有的居民都以他們的方式在納稅,而且大部分的移民最終都會成為公民。」

在每十年一次的人口普查提交數據後,選區就會重新劃分。站在改革選區重劃政策最前線的加州,過去曾允許民意代表根據有利於其連任的人口重劃選區,「傑利蠑螈」(gerrymandering)一詞就是在指這種不公平的操縱手法,重劃選區的責任一直到2009年才改由獨立選舉委員接手,美國其他九個州後來也仿效加州進行改革。

不過,馮志馥強調,想要有效發揮作用並確保自己的聲音被聽見,居民必須從地方層面開始參與。今年,有反移民勢力推動,重劃選區依據的數據,只能統計具有選民身份的居民。

「自由資格」(License toFreedom)行政主任阿麥德(Dilkhwaz Ahmed)說:「聖地牙哥縣艾爾卡洪(El Cajon)存在許多歧視問題,尤其是敍利亞難民來到之後。我們的子女在學校遭到霸凌,但校方不願制定任何反霸凌政策,因為在政治上沒有人代表我們。對身為難民和移民的庫爾德人來說,擁有政治代表權非常重要。」

瓦卡樂觀認為,加州應該可以克服居民被漏計的挑戰。他說:「截至5月11日,加州的人口普查主動參與率為59.6%,高於全國平均的58%。」瓦卡指出,在宣導活動受到疫情的影響下,能獲得這個成績十分難得。

許多與會者證實,人口普查推廣活動已經轉為在網路進行宣傳和邀請居民駕車參加活動。

沙加緬度美國伊斯蘭關係委員會(CAIR)行政主任艾卡拉(Basim Elkarra)說:「我們在南沙加緬度為中東裔和穆斯林社區舉辦了一場糧食銀行活動,吸引了超過2000個家庭開車前來,許多是剛來美國不久的難民,我們真的逐一為每輛車的民眾提供人口普查資訊。」

2020年人口普查雖然沒有提供中東北非裔的族裔選項,但是民眾可以在第九道問題寫下他們正確的族裔名稱,例如黎巴納裔、巴勒斯坦裔、阿爾及利亞裔或庫爾德裔。

與會者皆同意,參與2020年人口普查,將可為中東北非裔未來數個世代奠定基礎,由此繼續發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1
  • 2
  • 3
  • 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