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100|回复: 0

“中医在美国”是一个状态,“中医与美国”却是一部记...

[复制链接]

积分
2585
发表于 9-24-2019 09:38: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hanghai 于 9-24-2019 09:44 AM 编辑

第十一届国际风湿病学术大会九月七日在北京召开
美国中医科学院   吴宝林 院长
我是美国的中医。这个称谓既是一种尴尬,又是一种奥秘。揭示奥秘,回避尴尬。这就是我今天的任务和目标。说它尴尬,是因为美国的中医绝对不同于中国的中医。说它奥秘是因为对于中医在美国的现状很少有人说清楚,美国的中医对它熟视无睹,中国的中医对它的观察总是带有一副着色甚深的眼镜。尤其是根本分不清两个截然不同的话题:中医在美国,还是中医与美国。中医在美国是一个共时性的问题,中医与美国既是一个共时性的问题又是一个历时性的问题。我将努力将这两个问题说清楚。

首先,我告诉大家的是美国没有中国的中医。在中国,针灸师隶属于中医师,针灸师是中医师的一个真子集。在美国,中医师的称谓是华人的习惯性用法。美国只有针灸师的行医执照。当美国人说去看针灸师的时候,在他们的潜意识里是否认为中医师仅仅是针灸师的真子集,我不得而知。

其次,美国没有中国的中药。在中国中药是和西药并列的药。在美国并没有官方认可的和西药并列的中药,却只有和食物相当的甘草、桑叶、桂圆、红花、人参、鹿茸等等的特殊的食物,就像蕨菜是从荒野中采集到的特殊食物一样。

第三,美国没有中医院。然而,凡是叫Hospital的地方却可能有针灸师在从业。AcupunctureClinic多得不可胜数。美国现在册的针灸师执照持有者50100人,其中亚裔仅占四分之一。在美国西医置业者有82万人。针灸师是其十六分之一。这已经是一个相当大的比例。1949年以来中国大陆培养的中医师仅仅27万人。美国针灸与东方医学资格认证委员会(NCCAOM)进行的一次全国性调查表明,美国每10个成年人中,就有1人接受过针灸治疗;此外,有60%的美国人表示,他们在需要的时候乐于考虑把针灸作为治疗病症的一种选择。这项调查同时显示,患有骨骼、肌肉、神经系统疾病,是病人到针灸、中医诊所求诊的主要原因。针灸师实施的中医部类包括针灸、推拿、按摩、气功、艾灸、刮痧、拔罐等等凡是中国人从古到今想的出来的一切中医治疗方案。站得住脚的中医针灸师几乎都有一套属于自己的绝活。但是,仍然有一部分中医师活跃在灰色地带,他们没有获得针灸师执照,只能面向华人患者。

第四,针灸师对于本身职业和待遇的满意度高达74%。据奥尔古儒职业网站(Owlguru)统计显示,针灸师的平均年薪资为85,120美元,平均时薪为40.92美元。而经验丰富的针灸师每年的收入超过107,090美元。针灸师想要获得更高的收入,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到一些医疗费用较高的州就业或者到收入较高的行业,例如医疗和诊断实验室的针灸师年薪即可达226,500美元,精神健康从业机构的针灸师年薪即可达205,240美元

第五,美国现有80所中医学院。总共每年有大约2000名毕业生。学院的规模大小不一,较大者如新英格兰针灸学院(New England School of Acupuncture)、太平洋中医学院(Pacific Institute of Chinese Medicine)、美洲中医学院(American College of Traditional ChineseMedicine)等,各校的学生数在400~500名左右,主要集中在加州、麻州和纽约地区;中等规模的学生数在200~300名左右,主要分布在中部、西部和南部。小规模的学生数则有30~100名不等,遍布美国各州。除此之外,美国医学院也办中医教育。美国的著名大学如哈佛大学、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康奈尔大学、加州大学等的医学院相继开设了中医课程,中医教育迅速走进全美的医学院课堂。哈佛大学医学院于1993年开设替代医学课程,刚开始作为选修课,随后改为必修课。1997年,美国公共卫生协会(APHA)和美国医学院协会(AAMC)相继专门成立了替代医学特别工作小组,鼓励所有医学院的学生了解并学习替代医学知识。

有了这些信息,中医在美国就已经跃然于我们的眼前,沉积于我们的心田。如果对中医在美国做一个总结的话,我想用一个比喻来说明。洛杉矶的市中心有一个中国城。迄今为止,全世界包括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台湾在内,没有一处保留着中国历史上那丰富多彩的市井文化的风貌,而洛杉矶的中国城恰恰就是“现代版的《清明上河图》。”未来的中医在美国,就类似于中国城在洛杉矶。

“中医在美国”是一个状态,“中医与美国”却是一部记载历史的正剧。它有五幕,或者说它有五个维度。我们分别阐述如下:

一:法律是上帝
美国著名的研究法律和宗教关系的学者伯尔曼认为,政治和宗教有极大的相通之处。那就是要有一种事物,它对于政治或者宗教既是超越的又是内在的。政治的超越性就是法律,宗教的超越性就是上帝。中医能在美国站稳脚跟又腾云驾雾最根本的就是法律保证了中医在美国的地位。到现在为止,美国已经有47个州立法承认了中医针灸师的合法地位。针灸师堂而皇之地走进了美国医学的行列。我们在庆幸中医享受美国的法律呵护的时候,且不可忘记中医曾经的尬尴局面。1972年,Dr. Miriam Lee无照行医被捕。他在洛市警局付500元交保,从警局前门自行走出,不到一小时,由病人律师为他出庭备战,在法庭未宣判前还可行医看诊。听听他是如何感慨的评价自己的遭遇吧:“美国法律真可爱、讲人权。同仁们得闻我之捉、放又有洋律师保护,大家在被捕的压力下,共推於摩西、周金生为共同负责人,成立‘加州中医针灸公会’(CAMA)。为了合法行医,我们请了专打此等官司的律师哥罗斯门先生,他聪明智慧,在不可能中找到了早期华工来美开铁路史料,在沙加缅度的铁路博物馆中,发现当时给华工治病的中医药铺,与中医治疗病患的照片。有了这些史料才由他提出‘祖父条款’。州政府及各地议员受到病患及选民的压力,由加州参议长马士孔尼提出‘SB86号针灸法案’”。后经州长布朗斡旋得以通过。这个祖父条款就是当今所有认证针灸师法律的“祖宗”。这个“祖父”不就是隐喻着中国中医的祖宗吗?到2019年,美国50个州已经有47个州立法承认了针灸的合法地位。

中医被归类于美国补充和替代医学的门类中。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理由。对于补充与替医学工作,美国是这样运作这件事的:先成立一个委员会。委员会由各方代表组成,其中有补充医学的从业人员、相关的政府官员、专家、商业代表,以及比较愿意接受补充医疗的患者代表等等。然后,通过最广泛的调研和论证,形成最终的报告。这就是《白宫补充与替代医学政策委员会总结报告》。首先,这个报告反映出美国尊重补充医学的存在,尊重百姓在医疗服务上的选择权,它还把补充医学和保险政策联系起来。第二,美国通过政策引导对补充医学做科学评价。科学评价的过程,实际上是向公众提供一种可靠信息的过程。如果评价不了,政府也会告诉公众‘不能评价’或‘不被评价’。第三,美国通过政策引导人们对补充医学进行研究,而且并不预设前提。两百页的报告集中突出了一个原则:安全第一,生命第一。这就是西方伦理的底线意识:人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可宝贵的东西。至此,我们就能充分理解为什么中药还不能作为药物被美国人普遍接受。不用说药物的双盲实验不能进行,就是中药是否含有害成分都不能鉴别。近期之内揭示的马兜铃酸致肝癌的消息更能证实科学对于中药的态度值得肯定。

2018年10月2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的代号为H.R.6的法律,旨在减少美国人对阿片类药物的使用,其中提到要在一年内评估针灸、医疗按摩等镇痛方式的效果。这是针灸首次进入美联邦法律文件。我们正在期待着对于这项政策的评估。

二:新闻是核能
自从18世纪中国劳工来到美洲,美国就有使用针灸治病的记载,但只是局限在华人社区,美国主流社会对针灸几乎一无所知。据1970年出版的《人类,神话,魔术》杂志介绍,当年全美只有几十位针灸师(这有可能不包括在华人圈子里的针灸师)。然而,转瞬之间的1971年针灸就在美国像核爆炸一样把时间变成了空间,全美国人的精神结节都被一根小小的银针牵动了。1971年7月,《纽约时报》专栏作家詹姆斯·赖斯顿在访华时,患了急性阑尾炎,在北京协和医院做手术。术后第二天,赖斯顿腹部胀痛难忍,中国医生为他做了针灸治疗,效果显著。随后,赖斯顿在《纽约时报》头版发表了亲身经历针灸的文章,成为了针灸传入美国的历史性标志。1972年2月21-28日,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其随从和代表团医生在北京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观摩了针灸麻醉手术。

1972年8月,美国的《新闻周刊》封面是一个满脸扎满银针的女郎,内文是一组关于针灸的文章,题目为《神话还是神奇?》。针灸的神奇就像闪电一样迅速传遍了整个美国。

对于这个事件的解读正好验证了一位哲学大师的理论。这位大师就是德国哲学家加达默尔。他的哲学解释学在这里可以很好的派上上用场。他的哲学解释学有两个原则:视界融合和效果历史。视界融合着眼于那个时代的国际政治结构,其特点恰恰就是中国这个古老的国家刚刚从封闭状态中睁开眼睛,迫切需要向世界输出自己的文化品牌,展示这个神秘大国的神奇事物。当一个陌生的国度和陌生的民族突然走进了自己的怀抱,真正让陌生的人们兴趣盎然的东西必然是历经深厚的历史积淀形成的精华和独到。这就是效果历史的解释学落脚点。正如德国历史哲学家赫尔德所说: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同时,美国这个国家的效果历史也要向我们展示:新闻作为无冕之王则是美国的精华和独到。这种撞击不仅仅会出现火花,而是必定燃起熊熊大火。这场大火就像动员令一样,给蛰伏在美国的针灸师们以动力,奋起投入到这个伟大的机遇之中。随后中国的改革开放又为美国的针灸热准备了人才。上个世纪80年代之后,大陆和其他汉民族集聚地的中医人才纷纷来到美国,他们不可能从事非针灸类的其他中医部类,只能申报针灸师执照。针灸师的队伍壮大还包括一些美国本土的中医爱好者加入了这个队伍。中西合璧的针灸事业撑起了在美国的中医大厦。

名人效应是针灸推广自己的另一个新闻亮点。这完全是一个双向吸引的过程。针灸师愿意向文艺界和体育界的名人推销自己,文体名人愿意把新鲜事物向世界展示。这种合作就带来了宣传针灸的持续热度。进入21世纪以来,一些国际名人更是公开在社交媒体和电视杂志上表达对中医的推崇。奥斯卡影后格温妮丝.帕特洛、“钢铁侠”小罗伯特.唐尼公开声称是“中医迷”。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篮球巨星科比.布莱恩特、著名歌手珍妮弗.洛佩兹都对针灸趋之若鹜,席琳狄翁更是经历五次失败后最终借助针灸加试管婴儿生下双胞胎。当红歌星Lady Gaga和在前届年奥运上大出风头的美国飞鱼菲利普斯,都采用针灸及拔罐来治疗伤痛和恢复肌肉功能。这是美国社会的解构特征显示的优越性。当然,这是和针灸师们的艰苦卓绝的努力成正比的。

三:市场是马达
美国国家针灸和东方医学资格认证委员会前任董事会主席、美洲中医学院教授焦望义认为,美国是除中国之外中医发展最为完善的国家。而位于旧金山的美洲中医学院的院长黄立新说,不久前一个中国政府代表团访问加州时表示,美国可能很快就超过中国成为学中医的最佳去处。该学院是全美第一所开办中医学硕士课程的学校。这些说法并非耸人听闻。在美国中医的市场份额与人口的比例我觉得完全可能超过中国大陆。正是市场的动力机制推动了在美国的中医事业的蓬勃发展。有几个因素在短短的几十年内,使中医在美国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营造了庞大美国的中医市场。

第一是华人人口数量的大幅度增加。1965 年是美国华人发展历史的分水岭。美国政府于该年修改移民法 ,承认种族移民机会平等。此后华人移民源源不断涌入美国 ,成为美国增长速度最快的移民群体。在此之前华人在美国的数量仅仅有10万余人。到2018年华人在美国的总数已经超过490万,华人大部分居住在美国东西两岸。因而,在东西两岸的针灸师数量也最多。华人刚到美国,经济状况较为拮据,购买医保的人数有限。针灸的价格不高,自然是华人的最佳选择。

第二是美国人的开放心态对于针灸并不特别排斥。我在洛杉矶最繁华的白人城市桑塔莫妮卡行医已经超过25年。我的患者群绝大多数是白人,而且是社会地位较高的白人。我和他们的交往过程中就发现他们对于中国文化大多持有好奇探索接纳的态度,甚至是深入交往的欲望。很长时间我一直以为这些人是特例,因为他们多数是文艺界和体育界的名流。后来我阅读了语言学的一个新分支跨文化交际学的一些文章,才知道这是美国人的一种普遍现象,他们胸怀开放,待人平等,拥有极强的他者意识,认知上抱着世界平面化的思维定式。美国人这些精神上的要素是针灸能够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突飞猛进发展的最重要条件。美国人接纳针灸才是这个古老的医学体系能够生根发芽枝繁叶茂的最根本保证。

第三是在美国的针灸从业者给自己一个准确的职业定位。美国纽约时报中文版2015年12月22日发表了美籍华人林嘉燕女士的文章《陪伴西医姥姥在美国当中医》。文章惟妙惟肖地记述了一个中国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的耳鼻喉科著名医生王赋冰退休后在美国的当中医的经历。王赋冰医生在中国大陆做人做事当西医是成功的,在美国创业为人当中医照样是成功的。她在美国当中医的成功,就成功在她给美式中医一个最简洁最明瞭最实用最正确的定位:中医调理,西医治病。这个历来不相信中医的西医师来到了美国之后,以西医的科学态度严守职业规范,拒绝某些华人中医包治百病的虚假宣传和盲目痴迷中医的心态,踏踏实实按着中医的适应性,充分发挥中医的特长于北加州湾区在耄耋之年干出一番事业,大大鼓舞了中医从业者的信心和士气。对于中医在现代医疗体系中的功能性总结,我则认为中医是亚健康状态的最好终结者。在美国大名鼎鼎的中医师像田小明、田海明、周冠中、陈庆全,以及上文中提到的王赋冰等等都是在这类亚健康状态的调理中创造了杰出的成就。美国有25%的人有慢性疼痛,女性15%的不孕症,相当大比例的50肩,运动伤病,以及抑郁症、中风、关节炎、焦虑、免疫、妇科、肠胃等疾病,中医在这些方面都是大有用武之地。这个合理的职业定位决定了中医的发展方向。

第四是新的生存理念为中医提供了更大的舞台。自从1972年斯德哥尔摩环境大会以来,人类开始追求自然化的生活方式。越来越多的权威机构对于“绿色医疗”情有独钟并大力推荐自然疗法。这为中医在国际医学界的复苏增加了新的动力。美国在这方面率先垂范。2015年8月,由美国加州大学欧文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麻省总医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及哈佛医学的学者和医生共同发表的研究论文得出结论:每周对60多例原发性高血压患者,进行仅30分钟的电针治疗,连续6周后有70%患者的血压显着下降。目前,通过磁共振成像、CT扫描和激素及荷尔蒙监测等检查方式,证明了针灸治疗的一部分原理:针刺会影响从脊髓到脑干的中枢神经系统,促进分泌5-羟色胺(serotonin)、乙酰胆咸(ACh)、内源性鸦片类(endogenous opioid)等物质的分泌,因此针灸除了纾缓痛楚,还有调整中枢神经系统、抗炎、解痉、提升免疫系统、抗休克和抗麻痹等功能。这类研究成果必将十分有力的推动针灸业的发展。

第五是加州最先把针灸纳入低收入健保将产生示范效应。2016年加州议会通过并由州长布朗批准将针灸纳入低收入健保项目。这是个划时代的突破。2018年川普总统签署H.R.6的法律据说就有加州针灸入白卡的示范作用。我们期盼着美国会有更多的州将针灸纳入健保,直到最后实现全国健保覆盖针灸支付。

四:自由是灵魂
美国是一个由上帝创生而由法律掌权的自由社会。当五月花号上的102人在1620年来到了美洲,他们中的清教徒们以上帝名义签署了五月花号宣言。宣言规定了人人平等和尊重法律,实现自治。后来的美洲殖民地人民于1776年制定了人权宣言和1787年美国实现了联邦制国家,美国就变成了由超越的法律来执行上帝功能的地方。当某人或者某事获得了在美国生存的权力,在超越的法律规范之下,他或者它就获得了充分发展自己的自由。而这种自由就会带来蓬蓬勃勃的生机。因为只要遵守法律就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能动性来壮大自己和发展自己。针灸自进入美国以来,就开始了这一进程。

目前美国的针灸业就成了一个有机疗法的奥运会。针灸师就是疗效生意的运动员。中国针灸、日本针灸、韩国针灸、欧洲针灸、北美针灸等等都是针灸代表队,各成一派,有自己的团体、组织、协会,方法也五花八门,传统的中医针灸只是祖宗条款的理念传承。日本针灸的针极细,不注重摸脉和得气。韩国针灸则更注重观看病人的整体面相、体态。尤其是美国物理治疗协会(APTA)认为,“干针(DN)是指用毫针刺激入皮肤下的肌筋膜激痛点、肌肉、结缔组织以治疗神经肌肉性疼痛与运动损伤的一种治疗方法”。其理论基础不是传统经络腧穴理论, 而是基于肌肉解剖与功能的激痛点理论。许多DN的推行者们认为,西方的DN是一种独特的针刺,和经络腧穴理论的传统针刺已经分道扬镳。

这对一些人来说是危险的信号,但这对我来说则是欣欣向荣的表征。针灸理论发展到今天,面临着重构与扩容,不仅“干针”,近现代以来针灸界出现的眼针疗法、耳针疗法、腹针疗法、腕踝针疗法、颊针疗法、全息针灸疗法、董氏奇穴针灸、平衡针灸疗法、干针疗法以及指压按摩、拔罐治疗、刮痧疗法、穴位敷贴等中医传统疗法和现代穴位脉冲电刺激疗法等各种腧穴物理疗法等,都是针灸疗法的内容。这不是兴旺发达又是什么呢?至此,我们不用什么注解和阐释,就会理解在美国针灸就是中医的代名词,这绝非是越俎代庖,而是正确的命名。这是自由产生的伟大奇观。

我在美国作为针灸师很自豪。在针灸生长的节点上,我们中国的针灸师必然是处于母节点的位置上。人们常说亚当是人类的鼻祖。我们中国针灸师就是针灸的亚当。

五:创造是未来
给创造留下余地最多的领域一定是拥有前程的事业。在美国的中医应该说给创造留下了非常大的余地。中药目前还不是药物。这是个令人不快的现实,但是,也是一个待开发的处女地。中药的提纯,成分鉴别,适应症分析,等等都有待人们去实践。然而,这是药物科研的当仁不让的事业。针灸也是这样的一个领域。针灸的简单化、有机性、廉价化、无风险性,为针灸的现代变革创造了丰厚的机会。中药和针灸都将面对新的世界。不过两者可能走上殊途。一个将直接走进社交网站的平台,由从业者和赚取点击费用的信息公开者将中药的配伍和适应症放在社交网站上,就像目前的许多中药方在社交网站上可以查找那样。别说中医的方剂,就是西医的方剂都是同样的处境。人工智能的前沿预见,再有五年到十年,西医的需求量都将锐减80%。人们在网上就可能获得诊断和治疗的方案。这是一个没有办法回避的人类进步。针灸的情况正好和中药的命运截然相反。我觉得除了在针灸的行针方法和治疗鉴别方法外,最大的创造就在于针灸的人工智能化。这是中医学唯一一个可以和当代的科研趋势密切结合的领域。现在,智能找穴,雾化刺激,针灸笔等等人工智能项目已经成为了现实。在这些现代化的方法之外,针灸还可能被三项人工智能的方法送上更高的阶段。它们就是区块链、大数据、智能体。

区块链是与比特币有关的人工智能技术。比特币是一种尚未实现交易的信息货币,它是非政府控制的自由货币。它的最大特点就是只要公开交易,交易的所有信息都将留在相关的交易平台上。谁都不能抵赖和抹除。针灸的实践记录可以像比特币那样记载于相关的区块链上。针灸师可以首先建立一个局部的区块链,在逐渐建立更大范围的区块链。最后建立一个国家的或者全球的区块链。这样,针灸的实践就会形成一个大数据库。同时再配合大数据编制一套分析和归纳的软件,针灸技术就会有长足的进步和规范化。智能体类似于一个小型机器人。它可以作用于一个穴位,几个穴位,也可以作用于假拟的经络,或者沿着神经走向。这些人工课题要不了多久就会实现。

但是,针灸是一个永远有人格化成分的医疗技术。那么,未来的针灸就必定是一个人机结合的综合技术。针灸师个人的风格,行针的手法,穴位的加减,都会在治疗中发挥作用。这可能是一种无目的合目的性:当时中医进入了美国,美国医疗界只接受了针灸而没有接受中药。社交网站承担了中药走进千家万户的巨大任务。这没有什么不公平。西医不也是同样的命运吗?

最后,我要多说几句:篮球与美国说的是篮球的世纪水准,科研与美国说到的是科研的世纪水准,军事与美国说的是军事的世纪水准。中医与美国也同样传达着一种隐喻。我在本文中已经说明了当针灸人工智能化到来之时,美国的中医就当然是世纪的水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1
  • 2
  • 3
  • 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