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998|回复: 0

针灸是中国文化对人类的最大馈赠

[复制链接]

积分
1697
发表于 3-29-2017 08:46: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针灸是中国文化对人类的最大馈赠
    ——习近平主席赠送世卫组织针灸铜人有感

美国中医科学院院长
吴宝林

针灸 01.jpg
历史证明了一条颠簸不破的真理:有能力输出价值观的国家就是强国,不论它是大是小。价值观就是一种文化的核心价值和首要价值,依据哲学的正义一元论原则,它又必须是唯一性的与纲领性的。它在抽象表达的同时,它又常常是以某种人类行为为载体,进行形象的表达。于是,文化就是一个由核心价值和首要价值统领的人类行为系统。这种观点被文化学者普遍认同,文化研究中有代表性的中国学者,如余英时等,皆采取了这种观点。“克罗伯(A.L.Kroeber)和克拉孔(Clyde Kluckhohn)两位人类学家便检讨了一百六十多个关于‘文化’的界说。他们最后的结论是把文化看作成套的行为系统,而文化的核心则由一套传统观念,尤其是价值系统所构成。[1]”这和系统科学协同学[2]的总结不谋而合。协同学认为,在一个系统中历经时间跨度较长的子系统必然是其形成有序的唯一因素,即所谓的序参量,而这个子系统被称为慢弛豫参量,它对于其他参量的作用则称为役使。因此,文化就是一个协同学系统。
中医 01.jpg
中国文化的慢弛豫参量,即序参量,迄今为止,尚无人给出一个众望所归的定性结论。我则认为它应该是历经时间最长、变化因素最小的中医,尤其是中医部类的针灸[3]。原因有三:其一是今天的中医和张仲景时代的中医几乎没有根本性变化,那个时代的中医经典仍然是制高点;其二是中国文化的本体论特征,即整体性、系统性、环境与主体的关联性、主观与客观的交互性,等等,在中医尤其是针灸中体现的最充分;其三,中国文化的其他方面,诸如政治制度,意识形态,生产方式,以及儒学思想体系,都已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甚至已经面目全非。而中国文化的本质却在中医的体系里不折不扣地保留了。中医是中国文化中最民族最独特最稳定的要素。德国18世纪启蒙主义者赫尔德说过: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4]。中医是彻底的民族的,于是,就是彻底的世界的。
历史上的中国,在鸦片战争之前,完全是处在一种相对封闭的状态。西方列强来到中国之后,直到20世纪末叶,中国始终是处在被动挨打的局面。21世纪伊始中国才大踏步地走进了世界大国的行列,尤其是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中国经济已经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然而,我们距离强国还有一段距离。原因就是我们的价值观输出还没有提上日程。我认为,中国的价值观最核心最根本的体现就是中医,其中尤以针灸又是核心的核心,根本的根本。本文拟就此谈谈自己的肤浅看法。
一:中国制造与中国银针
无论是书写还是口语,当代有一个最时髦的语词充斥着数不胜数的语种、语支,更不用说各种语言,那就是“中国制造”(made in China)。这的确是中国的骄傲。当今的中国是世界主要工业产品的生产国和出口国。目前,中国有超过200多种工业产品的产量和出口量都居世界第一,其中有数十种产品的出口占到全世界出口总量的70%以上。而制造业是中国市场化程度最高的领域,也是中国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和基础。然而,深入思索的结果并不能让我们喜上眉梢,而是痛心疾首。国际市场上售卖的工业产品大部分是中国制造,但中国的制造业一直依赖外国的设备和技术,代工和仿制为主使得中国的创新能力、品牌质量处于世界低下水平,产业没有从上到下的自主化体系、或是完整的一条龙生产条件,必然面临经验反思与后续研发上存在盲目与落后的状况,产业结构也不尽合理,制造业的膨胀造成了环境的污染,资源的浪费,创造力的匮乏,以及由此产生的囚徒困境又带来道德水准的下降和社会秩序的混乱,从而直接或间接地引起社会公信力和可持续发展的危机。
针灸 05.jpg
当全世界的华人对此忧心忡忡的时候,一个重大的信号昭示了中国将改变这种局面,用中国价值代替中国制造:2017年1月19日国家主席习近平代表中国向世卫组织赠送针灸铜人(北宋、王唯一等身铜人)。这个浑身布满穴位的铜人雕塑, 顿时吸引了世界目光。“习近平主席在赠送针灸铜人雕塑仪式上的致辞中指出,我们要继承好、发展好、利用好传统医学,用开放包容的心态促进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更好融合。中国期待世界卫生组织为推动传统医学振兴发展发挥更大作用, 为促进人类健康、改善全球卫生治理作出更大贡献,实现人人享有健康的美好愿景。[5]
    中国由商品输出转为价值输出的这一重大决策,既是中国梦的实现在世界舞台上的画龙点睛,又是全球性文化融合的水到渠成。称其为画龙点睛是因为针灸作为中国文化价值的核心必将堂而皇之地进入价值输出的新时代,这是中国从世界性大国转为全球性强国的里程碑。称其水到渠成则是针灸的传播和普及早已不是涓涓细流而是遍布全球的汹涌波涛。
    众所周知,在世界传统医药中,中医是唯一的可以平行、独立于西医之外的医学体系。世界上许多国家已经通过针灸立法,它们是澳大利亚、瑞士、匈牙利、南非、新加坡、泰国、葡萄牙、智利、菲律宾、马来西亚,加拿大已有五省通过针灸立法,美国已有四十五个州通过针灸立法。其中美国发展最为迅速。
“针灸在美国40年的发展中,实实在在的临床疗效已经深得人心。到目前为止已有45个州通过了有关针灸法律,针灸也逐步纳入正规的临床、教学和科研体制,全国已有53所针灸学校,全美约有5万人从事针灸行业及其相关产业,每年就医人次超过300万,全行业年产值17亿美元。[6]
40年来在美国发生了四件大事,标志着中医在美国已经方兴未艾。
    第一,行政立法。针灸在美国的立法是一个逐渐的过程,目前已经相当普遍。
1973年4月内华达州州长正式签署法案,立即成立中医医务局。1975年7月,加州通过《针灸职业合法化提案》(即SB86提案);1979年通过了《针灸师独立行医法案》;1980年通过《中医行医规范法案》。1995年5月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FDA)将针灸列为医疗器械,并肯定疗效。从1997年到2001年共签署了9项有关针灸的新法案:参议院的《针灸工伤法案》(SB212)、《针灸专业化法案》(AB174)、《针灸公司修正案》(AB2120)、《针灸诊所注册法案》(AB2721)、《加州针灸疗法案》(SB1980);众议院的《针灸工伤法案》(AB204)、《针灸执照考试法修正案》(AB1105)和《加州工伤补偿处产业医务委员会修正案》(AB1252)。纽约州于1975年8月9日签署《针灸医师独立行医法案》。
    第二,同行认同。1991年5月,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决定承认中国针灸,并正式应用于患者的临床治疗,第二年,美国国会在NIH设立替代医学办公室(office of Alternative Medicine,OAM),中医针灸是替代医学的重要部分。美国政府支助非正规传统医学的研究工作,从1993年的30个项目,到2000年的123个项目;经费也由88万增加到3624余万美元,其中针灸研究的项目有59个,51项为临床研究,8项为实验研究。白宫医政报告批准后,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和FDA都作了积极的政策改变。NIH成立的国家补充替代医学研究中心,每年经费高达1亿多美元。
    第三,公众接受。目前在美国从事针灸及其相关产业的人数为5万人,美国中医诊所约有5000多家,其中近半数是非华裔开设,拥有了一个相当可观的医疗市场。对此,陈德成先生的数据令人信服:“1997年美国约1,500万美国人接受过针灸治疗,产业指数表明,1年针灸针的销售量为1.5亿支。2002年美国卫生部调查显示,8,200万美国人至少接受过1次以上针灸治疗,同时213万美国人正在接受针灸治疗。从2004年美国全国针灸与东方医学证书委员会(NCCAOM)的调查看,10%美国人已接受过针灸治疗,而尚未接受过针灸治疗的人群中,2/3的人称将来会考虑尝试针灸治疗。据消费者最新调查,3/4的美国人为保健而尝试替代疗法(alternativetherapy),也就是说,每年有3800多万成人进行针灸、脊椎按摩及其他辅助和替代疗法。[7]”特别值得大书特书的是,在美国一个新兴的医疗部类崛起,那就是以神经走向为线索进行理疗的干针,它使用的器械就是我们的针灸针。我们有理由相信干针就是针灸的衍生物,是中国文化的再疆域化。对于中医市场的统计理应包括干针的患者群体。目前尚无这方面的数据。同时,西医师只要认同中医就可以进行针灸。这无疑极大地拓展了针灸的市场。
第四,针灸教育兴旺。美国针灸及中医院校资格鉴定委员会(ACAOM)认定的针灸学校有53个,还有9所正在评估。美国目前的中医教育主要有4种形式:中医学院;医学院里的中医教育;西医师的中医继续教育课程;中医博士后项目。并且美国的针灸课程是开放的,其他专业的学生可以自由地选择学习针灸。1996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设立了替代医学博士后项目,这些项目于每年的4月、8月和11月接受申请,鼓励美国医生进行高水平的替代医学研究。针灸和中药在这些项目中占很大比重。
综上所述,目前中国把海外针灸事业当成价值观输出的突破口,既是脚踏实地又是高瞻远瞩。
中医 09.jpg
二:中国遗产与中国时代
一个民族在历史的某一个时刻创造的世界性精神遗产,在其对人类充分发挥作用并展示正能量的时代,这个历史阶段就是这个民族的时代。而这份精神遗产必将在人类历史的整个过程中展现它的影响,并且作为人类永恒的精神财富,伴随着人类的发展而呈现其新的容颜。古希腊人的哲学,古罗马人的法律,古埃及人的几何,犹太人的宗教,英国人的代议制原则,以及今天美国人的规则,都是这些民族和国家创造的世界遗产,都在它们的鼎盛时期标志着这些民族和国家的时代,这些人类遗产和创造它们的民族和国家就都是人类这个大系统的序参量。
    针灸在科技史和文化史上的地位在二十世纪后半叶引起世界的广泛关注,要从英国科技史家李约瑟杰出的中国科技史研究说起。他的鸿篇巨著《中国科学技术史》把华夏五千年的科技创造向世界展示了一个几乎被人遗忘的伟大民族的精神历程,其中的中医史是其重要组成部分。李约瑟给他自己和鲁桂珍女士合著的关于针灸的单行本书籍的命名是那么神奇和贴切:《天朝神针:针灸的历史和理论》(CelestialLancet: A History and Rationale of Acupuncture and Moxa[8])。这里包含着一个溢于言表的隐喻:针灸是中国人的伟大发明。中国常常引以自豪的四大发明,造纸、活板印刷术、火药、指南针并没有带来发明者即中国人作为文明序参量的时代。造纸作为知识和精神的载体,并没有为中国找到知识文本化的路径,绝大多数中国式的知识还是师徒传承,甚至是某种人格化的秘传,孤本。没有知识的外在化条件,文明的进步和人类的创造都将受到限制。活板印刷术也没有带来中国象形文字的变革,象形文字的在场性桎梏着我们的思维和文明的高速发展。火药就更是值得深入思考的中国式发明,火药长期以来只是国人制造烟花爆竹的材料,虽然我们较早使用火药作为战争的手段,而中国并没有把冷兵器时代变革为热兵器的时代。指南针的发明同样没有使中国成为航海的大国,它只是阴阳先生看风水的工具。这些发明则纯粹是技术性的,没有理论的技术发明只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只是经验的总结而已。而针灸作为中国式的伟大发明完全不同于以上四种发明。
针灸 07.jpg
    针灸学是一个尚未起步的理论荒漠。它不仅在认识论上无法定位,甚至在学术史尚无法定代。法国结构主义大师福柯研究了人类四种知识型[9]的界说和演化,它却绝不涵盖中国针灸的知识型和知识范式。这四种知识型即文艺复兴知识型、古典知识型、现代知识型和当代知识型。文艺复兴时期(16世纪)的知识构成的原则是“相似性”。在古典时期(17世纪和18世纪),同一与差别原则取代了相似性原则,分析取代了阐释,差别的区分代替了相似的综合,知识的本质变为表象世界,再现世界。在现代时期(始于19世纪),历史原则取代秩序原则,“知识型”以探求根源的历史性为特征,表象变成自我表象,构成世界的不是由同一性和差异性原则连接的孤立要素,而是有机的结构与总体发挥功能的要素之间的内在关联。在文艺复兴时期,人与万物是相似的,人是万物中的一个部分。在古典时期,人虽然是知识的主体,但不包括在知识之中;只是到了近代生物学、经济学和语言学的发展才使得人文科学成为可能,“人”在此时才成为知识的对象,“人”这个概念才得以出现。现代思想主张人赋予世界以秩序,赋予全部知识以确实性。仔细思索和对比的结果让世界突然、愕然和哑然。针灸的知识型不是包含着福柯所说的四种知识型的全部和综合吗?它的十四经络和人体是相似性的,经络和穴位处在差别性和同一性的交错之中,穴位和经络的表象性知识是一种多重系统性的组合,而人类对于穴位的命名凸显人类的主体性地位,并且命名的语言就蕴含着意义,甚至是医学上的治疗效果。例如,以门、海、冲、关、池、泉、溪、谷命名的穴位,针感一般比较明显,疗效也较突出。这是有一点常识的针灸师就了然于心的。然而,注重实用性的中华民族被这种技术性所桎梏所干扰所左右,对于针灸的知识性,或称理论性,并没有下功夫花时间用力气去钻研去思索去总结,去揭示其和世界、宇宙的联系。单向度的思维不能不说是中国人的最大遗憾。在信息爆炸、知识的非线性增长的21世纪,各个学科的发展都已经达到了精细化、多维化、横断化、微观化的程度,尤其是哲学和系统学科的发展,足能够给针灸的理论研究提供一切可用的手段和知识储备。深入研究针灸理论的条件已经完备和成熟。
人体 07.gif
穴位是平权的,没有高低先后重要非重要之分,合谷这个穴位在手指间,涌泉这个穴位在脚掌上。我们绝不可能说因为它们的部位并不显赫,就不重要。这就是平等和自由的充要条件。这不折不扣地和人的类本质同构。穴位是非在场性的,非本质单一的,同一个穴位在不同的病状,不同的穴位组合中其作用和意义是不相同的,许多穴位组合在一起只要一个穴位变化,它们组成的系统就发生变化。这和世界的本质、宇宙的本质同构。以足三里穴为例,它和不同的穴位组合,治疗的疾病就发生变化。配天枢、三阴交、肾俞、行间,有调理肝脾,补益气血的作用,主治月经不调等多种妇科疾病,配曲池、丰隆、三阴交,有健脾化痰的作用,主治头晕目眩;配梁丘、期门、内关、肩井,有清泻血热,疏肝理气,宽胸利气的作用,主治乳痈;配上巨虚、三阴交,有良好的镇痛作用,用于胃次全切除术;配阳陵泉、行间,有理脾胃,化湿浊、疏肝胆,清湿热的作用,主治急性中毒性肝炎;配中脘、内关,有和胃降逆,宽中利气的作用,主治胃脘痛;配脾俞、气海、肾俞,有温阳散寒,调理脾胃的作用,主治脾虚慢性腹泻。针灸最重要的是这个现象学意义上的知识系统和人体构成一个系统,针灸天然就是独立自主的医学体系,阿是穴就是一个明证。针刺麻醉同样证明了这一点。
正因为针灸和人的类本质同构,针灸和世界、宇宙同构,他属于全人类,属于宇宙和全世界。试想想,1971年的赖斯顿破冰事件的神奇似乎有了解释。“美国资深记者詹姆斯·赖斯顿(James Reston 1909-1995)在中国采访期间突发急性阑尾炎,于1971年7月17-28日在北京协和医院住院治疗。在手术后的第9天,即以‘让我告诉你,我在北京的阑尾炎手术’为题,向美国公众介绍了他的治疗过程:在正常手术后的第3天,由于术后腹胀的原因,赖斯顿接受了针刺和灸法的治疗,只经过1次治疗,症状就得到了缓解。赖斯顿的文章发表在1971年7月26日的美国《纽约时报》第1版。赖斯顿痊愈之后在上海参观了针刺麻醉手术,在谈到访华观感时称:“看到了针刺麻醉下的开颅手术是这次访华的大高潮,此种经历是空前绝后的,中国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这篇文章的发表成为针灸传入美国的历史性标志。此后,针灸可以镇痛而无副作用的报道也见于同时期其他刊物,如著名记者埃德加·斯诺在《新共和》杂志和约翰·惠特在《读者文摘》都发表了赞扬针灸的文章,针灸又成为《新闻周刊》和《人物》等杂志的重要故事[10]”。这是偶然中的必然。因为针灸属于全人类,属于全世界。
在第二届世界汉学大会上,美国著名跨文化研究学者霍普金斯教授曾经说过:“21世纪是中国的时代。[11]”学贯中西的德国中医学者满晰博说过:“我在十几岁时,就认识到中国文化必将在解决人类现今和未来问题中起到关键的作用。二十几岁时,我逐渐确定了以传播中国医学、中国科学和中国文明为终生的工作目标。[12]”中国的时代就是以针灸的原理作为文化传播的序参量的时代。
中医 04.jpg
    三:中国学术与中国辉煌
针灸这种发明和指南针、火药、造纸的发明一模一样,只知其应用,却不知其原理。这是一切古典发明的通病。现代的技术发明是指以原理的基础理论为准绳,用物质的要素克隆原理的基础理论所得的应用成果。针灸作为古典发明,在其原理尚未深入揭示之前,已经充分展示了它的系统性、过程性、耗散性等现代科学的特征。系统性是关于整体论的完备学说,整体就是指各个元素组织在一起,就会出现整体大于部分的和的现象,这是从亚里士多德开始就被人类认识的哲学命题,整体中必有结构信息。确定结构信息的性质、功能、质料,以及结构信息和元素之间的联系,是研究系统的首要任务。落实到针灸上就是要科学地探索穴位之间的联系方式,有没有经络之类的物质要素作为它们之间的结构信息,它和神经系统之间是什么关系;如果没有经络这种物质要素,那么是什么在作为结构信息发挥作用?过程性是20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之一怀特海的过程哲学意义上的概念,它是指在元素、子系统等形成整体的那一刹那间产生的辐射整体要素却又出现了高于整体的那个属性,以及新的质和新的事物。这在怀特海那里叫凸显(superject)[13]。我个人认为,这可能是关于针灸的首选理论基础。因为迄今为止,经历了数代人对于经络是否存在的探索,仍然没有任何进展的情况下,凸显论,即刺激若干穴位过程中的随机产生的功能,很可能是一种蛮有前景的理论尝试[14]
所谓耗散性是比利时化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普里戈金的学术范畴,它是指系统和环境交换物质、能量、信息的现象,这类系统保持着系统内和系统外之间的流动性,不时地有新结构产生。穴位的整体系统,以及若干穴位构成的系统,都有这种耗散性的可观察效应[15]。针灸要想真正成为中国文化对于世界的贡献,没有基础理论的突破,显然是不可能登大雅之堂的。
    针灸的适应症肯定是有其边界的。国内和国外的华人针灸师对于这个问题的思考应该排在首位。只有解决这个问题,才能让针灸研究走上正确的道路。对于这个问题,我曾经进行过较为深入的思考。我认为针灸的适应症主要是从亚健康状态到疾病的中间地带[16]。我本人和我主持的美国中医科学院愿意在这个方面投入我们的资源和精力。
针灸的临床研究同样处于朦胧的状态。仅仅依靠针灸师的个人经验积累和零零星星的病历都和真正的科学研究不沾边。我在国内的一家医院的病情通报中读到了一篇关于系统脱敏联合治疗强迫症的文章,他们用针灸配伍组成系统和联合治疗法,取得很好的效果。这恰好证明了针灸的穴位配伍同样可以采取类似于药物双盲实验的方法[17]
关于针灸的基础理论和临床研究,中国大陆和其他华人集聚地的地区和国家,都应该投入力量进行相关研究。关于针灸的直觉认识,我们上文中已有揭示,它的系统性、过程性、耗散性,正是世界和宇宙的结构原则。针灸就像分形几何的分形元那样,印证着世界和宇宙的演化。针灸研究的深入和拓展,将大大有益于哲学的认识原则。针灸的临床研究必将大大有益于人类的健康和福祉。中国的辉煌牵系着这种中国人发明的小小银针。
针灸 03.jpg
四:海外针灸与正统针灸
    前三节的题目中是两个概念之间的蕴含关系,而这第四个题目中的两个概念却是同一性关系,即海外针灸就是正统针灸。这听来似乎有点不合常理,然而,却是不折不扣的现实。原因有三:
其一是无奈的攻坚形成了无形的压力。在西医占绝对多数和绝对主流优势的美国社会,常见病和多发病的患者必然是首选西医,而不会选择中医针灸,针灸师面对的是西医疗效不彰或者束手无策的病症,不得不啃那些疑难和奇怪的硬骨头。星岛日报最近报道了专治疑难病症的李怀美博士的事迹[18]。他40年积累了豐富臨床經驗,親自治療了20多萬人次病患者。一位久治不愈的高血壓患者,開始血壓高到180/120mmhg,經李醫師針灸加中藥治療一個月,血壓逐漸下降,治療半年,血壓穩定正常。还有一位多種卵巢綜合症患者,經治療也懷孕產子,更有抗衰老,卵巢保養的養生群患者。經李醫師進行卵巢保養,將月經又延長到55-60歲。
其二是被定性变成了主动的选择。针灸师在海外是由所在国的立法来决定他们的医学属性的。不正统也得正统,必须严格恪守自己的中医定位。中医师必须进行纯中医的诊断和治疗,绝对不可越雷池半步,染指西医的方法和药物,那就是越过了法律的界限。来找中医的病患通常都是在西医那里久治不愈的疑难,甚至是被西医判为“死刑”的绝症,针灸师为了生计和声誉,往往是鼓起勇气接下硬骨头,深入专研和另辟蹊径,有些病例还真是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其三是激烈的同业竞争一定要有自己的绝活。在美国西医师不需考试就可以从事针灸,于是,中医针灸师有无数潜在的竞争对手。同时,针灸教育时间短课程开放,随时都有新人踏上针灸师的生涯,针灸市场供应者队伍不断扩大。在美国针灸诊所的开业成本较低。在北京开设一个中等诊所,从申请执照到开业,房租、人员等等花费300万元左右[19],而且申请中医诊所的营业执照也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在美国开中医诊所成本并不高,租个房子,申请执照的时间很短,一两天的时间就能拿下。这就决定了在美国的针灸师不掌握一两项绝活,是很难在竞争如此激烈的针灸行业中立足的。应美国中医科学院全体理事邀请来美国洛杉矶讲学的北京望京医院骨伤科主任赵勇教授说:“假以时日,海外一定会产生一批身怀绝技的中医大师和有影响力的中医流派。[20]
看来海外中医被认同为正统中医只是时间问题。


[1]余英时,《从价值系统看中国文化的现代意义》。载《余英时文集》。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2]哈肯,《协同学》,原子能出版社。1984。

[3] 1973年長沙馬王堆三號漢墓出土的醫學帛書中,論述了十一條脈的循行分佈、病癥表現和灸法治療。是現存最早的針灸學文獻。

[4]转引自刘小新,《文艺的民族性与世界性》。福建社会科学院学术网,2010,05-10。

[5]新华社通讯,《习主席向世卫组织赠送“针灸铜人”》。2017,01-20。

[6]陈德成,《美国针灸40年发展成长史》。中医国际考试委员会,2016,03-10。

[7]陈德成,“美国针灸40年发展概要与趋势”。《中医药导报》,2016,22(3):1-4。

[8]Joseph Needham & Gwei-Djen Lu, Celestial Lancet: A History and Rationale ofAcupuncture and Moxa.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0.

[9]米歇尔 福柯,《词与物》,莫伟民译。上海三联书店,2001。

[10]陈德成,“美国针灸40年发展成长史”。《海外中医》,2016年,3月10日。

[11]霍普金斯,“21世纪是中国的时代”。《人大新闻网》,2009,09-07。

[12]唐鸽、吕泽康,满晰博:一位德国中医教授。《中国中医药报》,2015-4-23

[13]Alfred North Whitehead, Process and Reality.p87.FreePress,1985.

[14]吴宝林,“给布朗州长的公开信。”见《侨报》,2013年,

[15]普里戈金,《从存在到演化》。北京大学出版社,2001。

[16]吴宝林,“给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侨报》,

[17]李春芳,《系统脱敏联合治疗强迫症》。北京国奥心理医院,2016,04-07。

[18]《星岛日报》,“李怀美中医师治疗疑难病有特效”。2016,12-29。

[19]贺普仁,“针灸在美国暴增的三大因素”。《中国中医药报》,2014,07-14。

[20]转引自余愉,“美华人针灸师翻新页 从‘小媳妇’变‘硬骨头’。”《中国新闻网》,2014,07-28。原文在美国《世界日报》。



上一篇:美国中药学会举办乳腺癌防治和影像检查讲座广受好评
下一篇:美中企业家商会协办尼克松基金会高层讲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1
  • 2
  • 3
  • 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